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媚 藥,新手必看

“呀,琳琳,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平常……”一句话还没说完,老周就已经看见,刘琳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老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太多,可由于西装革履,导致他显得有几分年轻,也不过才三四十岁。

  “这位是老周。

  ”老周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有一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在他的印象当中,刘琳似乎好像还是第一次带别人回到自己的民宿里。

  “诶呀呀,你看看我,一下子光顾着高兴,都忘了跟你介绍了。

  ”刘琳一边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边兴高采烈,站在两个人中间,纷纷介绍。

  “周伯,这是我的顾客刘胜伟,刘先生;刘先生,这是我之前的邻居,也是这间民宿的老板周伯。

  ”刘胜伟淡淡地对着老周点了一下头,对于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人,他一向是没什么兴致的。

  “琳琳啊,你怎么把顾客领到这里来了?干嘛不去外面谈?”老周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皱着眉头问着刘琳。

  “嗨,周伯,这不是形式所迫吗?”刘琳并不打算告诉老周实话,眨着自己的双眼,得意的对着他说道。

  “周伯,我现在要回去谈生意了,你可得帮我把门,千万别让任何人进来。

  ”刘琳心中其实是在害羞,害怕有人撞见自己和刘胜伟的好事儿,到时候照片传出去,自己这张脸该往哪儿放。

  “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老周虽然还有些怀疑,可是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拍着胸脯向刘琳保证。

  “那么,刘先生,咱们走吧。

  ”刘琳得到了老周的保证,放下心来,挑着眉眼,看着自己身后的刘胜伟说到,两人一起以后上了楼梯。

  转眼之间,来到了刘琳的房间里,一进来,刘琳还想像刚才一样,调戏着刘胜伟,但刘胜伟都已经憋了一路了,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经烫到了不行,哪里还有时间,让刘琳在那儿自我欣赏?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了刘琳的面前,不管不顾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疯狂的在刘琳的脸上啃噬。

  很快,刘琳就能感觉,刘胜伟的口水,将自己的一张脸涂满,粘糊糊的。

  虽然刘琳心中很是反感,但她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一边挑着眉眼,一边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先生,没想到您还真是够猴急的。

  ”“废话少说。

  ”刘胜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疯狂地撕扯着刘琳身上的衣服,很快,两个人坦诚相。

  刘胜伟二话不说,直接公主抱起刘琳,将她粗鲁地扔在了一旁的床上,刘琳的后背撞在床板,传来些许的疼痛,可是刘胜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揉搓着刘琳通红的后背,进行自己下一步的动作。

  刘琳没有想到,刘胜伟竟然如此会玩,疼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腰肢。

  这一动不要紧,一下子又触碰到刘胜伟的敏感点,他粗鲁地握紧了刘琳的腰肢,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两下。

  很快,那原本白皙的皮肤出现了五个明显的指印。

  “别动,再动我饶不了你。

  ”刘琳感受到刘胜伟的尺寸,让她有一些恐慌,身子微颤,咬着自己的下唇,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刘胜伟看起来平平无奇,谁知道这么有料?看来今天自己准要遭殃了。

  刘琳陪着一脸的笑,迎合着刘胜伟,两个人玩的开心,很快,双方都是大汗淋漓,互相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看着对方眼底写着深深的欲望。

  下面的老周,自打刘琳一上来,就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就算刘琳说想要和对方谈生意,那也没有必要来自己的民宿吧!老周左思右想,趁着刘琳不注意,跟着二人走上了他们的房间。

  才刚刚一上来,老周明显地听见,在刘琳的房间里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

  老周心中暗自一惊,蹑手蹑脚,走到了刘琳的门前,顺着门缝,往里看去,就看见这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正在做运动。

  尺度大的,让老周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刘琳这么会玩,之前她还跟自己装纯,原来全部都是给自己演戏呢。

  老周恍然大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心中对刘琳也不知道起的是歹念还是愤恨,眼中闪过一抹疯狂,在刘琳的身上四下扫视着,将她身上的一切,通通映在自己的眼中,一点也不肯错过。

  在看刘琳,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周的存在,在那里忘我的发出一两声嘤咛,声音越来越大,传到老周的耳朵里,就像一剂催情药,刺激老周,让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滚烫,下体也开始猛涨。

  “我再也受不了了。

  ”刚开始的时候,老周还能勉强地压抑自己,害怕动作太大,被里屋的两个人发现,随后看着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周狠了一下心,直接将自己的下身脱个干净,露出庞大的尺寸,双手疯狂的抚摸他,直至完全解出自己全部的泄出。

  屋里的那两个人,或许也到了高潮,刘胜伟瘫在了刘琳的身上,双目微红,脸上分明带着一点微笑,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快乐。

  老周害怕时间太久,被人撞见,赶紧将自己的衣物收拾起来,刚转身来到楼梯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球一转又回到了刘琳的房门前,拿出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拍摄一张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脸上动情的表情清晰可见,老周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收回自己的手机,回到了楼下。

  “刘先生,这回这房子您可以买了吧?”休息片刻,刘琳总算是缓过神来,恢复了一下体力,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拄着自己的脑袋,支起自己的身体,面含笑意,对着面前的刘胜伟说道。

  “那是自然。

  ”刘胜伟点头答应着刘琳:“你都已经奉献出你自己的诚意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后呢?”刘胜伟这话分明是在挑逗刘琳,刘琳虽然心中有一些反感,可还是不得不点头称赞。

  刘琳害怕夜长梦多,主动拿出自己的合同,放在了刘胜伟的面前,看着他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刘琳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我过得很开心,希望以后咱们再有合作的机会。

  ”临走之前,刘胜伟对着刘琳留下这句话,刘琳在心中暗骂,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样的,全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考生物。

  “刘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给的价钱够合理,我这儿可每天等着您来呢。

  ”刘琳一边说着,一边挑起自己的眉眼,得意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胜伟心情愉悦,和刚开始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一边哼着歌一边下了楼,路过楼下,扫了一眼柜台里的老周,不知道是不是刘胜伟的错觉,他总觉得老周一直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

  刘胜伟被老周盯得浑身有些不大舒服,直到走出了门外,刘胜伟才好奇地上下打量,自己今天也没什么奇怪的,那个老东西的眼神怎么那么讨人厌呢?刘胜伟想不出来原因,也只能作罢,摇头晃脑哼着歌,挺着自己的肚子走掉了。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刘琳简单地将自己的身子清洗了一下,直至洗的又是香喷喷的,这才满意地穿上自己的睡袍,两条大白腿从睡袍开叉的缝隙当中窜了出来,穿着自己白色的拖鞋。

  刘琳走到了楼下,都不用等老周同意,直接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周伯,晚饭做了吗?要是没做,我请你出去吃。

  ”今天一天,刘琳就已经接到了一笔大单子,她心中开心,主动对着老周讲到。

  “别别,我可不敢再带你出去吃了,你要是再喝醉了,要是撒起酒疯来,撕了自己的衣服,我该怎么办?”老周故意和刘琳开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刘琳一听,小脸一红,骂了一声“不正经”,然后扭着自己的屁股。

  转身回到房间。

  老周看着她的背影,傻傻的笑了好久,从自己的手机当中,找出刚才在床上的照片,看着她那小表情又开始胡思乱想,又不由自主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裆部,有意无意的揉捏着,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叫声。

  刘琳今天睡的格外的舒心,或许是拿到了合同,让她心情愉悦吧,这种开心的情绪,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晨,临走之前,刘琳一如既往笑呵呵地跟老周道别。

  老周等着刘琳前脚刚走,后脚便关好了门,走到刘琳的房间里。

  一进来依旧是那淡淡的香气,老周按照熟悉的路线,来到了刘琳的浴室。

  刘琳有一个习惯,一直都把自己换洗的衣物摆在洗衣机上,等着晚上来清洗。

  老周一眼就看见今天的洗衣机,又摆着一个黑色的物件,他将那物件拿在手中把玩,丝质的材料十分的柔顺,顺着老周的手指,有意的摩擦着。

  上面一如既往的痕迹,老周放在鼻子下面,狠狠地吸一口气,仿佛要将上面的味道,全部吸到自己的胃里,和往常不同,今天这味道有了一些的骚气,带着满满情欲。

  一边抚摸着光滑的布料,老周一边开始想象,昨天刘琳穿着它,在床上动人的表现。

  不由自主,老周又开始隔着布料,放在自己的下身,运作一番,直至让这内裤变得更加有味道,才肯停止,扔回它原先的地方,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下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手里的报表。

  早上来的时候,刘琳哼着歌,在众人一路疑惑的目光当中,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八点一过,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张总昨天一直在等着刘琳央求自己,甚至连条件都准备好了,可是没有想到,刘琳并没有来找他。

  张总辗转反侧一宿,始终没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不一大早,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做,直接来到了刘琳的办公桌前。

  那些(两根一起插进去)员工们看见张总来了,纷纷起身迎接,刘琳见到,心中闪过一抹冷笑,但是脸上的表面工作做的还是十分的到位的。

  她走到了张总的面前,面含笑意,对张总讲到:“张总这一大早,究竟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难不成您下来例行检查了?”“少说废话,我问你,那个合同你拿到手了吗?”张总粗鲁地问向了刘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琳昨天让他等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张总,您说的是这个么?”刘琳一边在挤眉弄眼,一边将自己手里白纸黑字的合同,举到了张总的面前。

  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赶紧将那张合同抢到自己的面前,上下扫视了一番,发现这张合同,结构十分的严谨,哪怕是自己工作这么多些年,也写不出这么好的合同,而在合同最下方,乙方签字上面,明晃晃摆着的就是刘胜伟的名字。

  “这,这是?”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带着一点惊讶,他磕磕巴巴,对着面前的刘琳讲到。

  刘琳也是好脾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对着张总说到:“怎么?难不成张总您不认识了,这可是您昨天交给我的合同呀,我现在已经把它完成了,张总,您大可以好好的检查一遍,要是有什么不合格的,您可得赶紧跟我说。

  ”张总有些不可思议,将那合同举在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了至少不下三遍,终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这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就被你给劝动,签下了这纸合约?”张总始终不敢相信,认为刘琳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可是刘琳行的正做的直,毫不在意,耸着肩膀,看着面前的张总:“张总,我这回是给公司做了一个大贡献,你说说我到底有没有奖赏?”“你放心,奖金肯定少不了你的。

  ”张总这次无疑吃了一个哑巴亏,张着嘴巴,看着面前得意的刘琳,过了好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说完转身,愤愤的走了。

  看着张总不时,摇着自己的脑袋,想必心中一定还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种种。

  刘琳只觉,心中有些好笑,看着张总离开的背影,翘着自己的二郎腿,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花招还能耍到什么时候。

  “刘琳,你也太厉害了吧?我之前就已经听别人说过,你可是从别的公司调到我们这里来了,还说你在之前的那家公司,就是出了名的销售,不管是怎样的房源,也不管是怎样难缠的顾客,只要到了你的手中,一定乖乖听你话。

  ”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

  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

  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

  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俩性故事)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哦……张大头正被她搓得有点儿受不了,突然被这么一下袭击,正个都缩了一下,“婶儿,你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会儿,刘翠儿才抬起眼儿:“这是给梅梅赔罪的,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张大头朝着小头努了努嘴,“哼,摊上这么个闺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赔哩!”刘翠儿却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递到面前,“快点儿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说着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头去。

  “呼……呼,还行……不错,这腊肉就是够劲儿……咝……”张大头边吃边看着刘翠儿也在低头吃,没想到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点儿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刘翠儿这婆娘这么卖力赔礼,看来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间去赔礼道歉。

  还没等张大头将最后一块肉给咽下,刘翠儿倒是先吃完了,她捂着嘴将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边上儿吐了一口粘糊糊的东西,这才扭着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边的张大头则是一下瘫在了床上,这一顿吃得,就别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还想拉着刘翠儿把之前没干完的事干完,她却急着回去,这趟是专门出来给他送饭赔礼道歉的,可不能出来太久了。

  一想到她这趟专门跑出来给自己补偿,张大头这会儿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还有李桂兰咧。

  反正瞧这婆娘已经飞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或许就跟老王头说的一样,对付婆娘就像钓鱼一样,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东西。

  张大头嘴上哼着小曲儿,躺在这张小床上休息了会儿,这才又爬起来继续收麦子。

  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车把麦子给推回去晒场上,都已经是九点钟了。

  这会儿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静,许多屋子里都熄了灯,他耳朵尖,不时能听到压抑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是不正经的事儿,不过接下来自己也该去做点儿不正经的事了……来到李桂兰家的时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经睡下去了。

  这下他就傻眼儿,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悄悄摸进去,可这样会不会被当成贼了。

  李桂兰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几个兄弟挨在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墙壁隔着。

  这一嗓子喊出声,还不炸了窝去。

  这会儿李桂兰家虽然黑了灯,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还有一户亮着,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悄悄接近门口。

  然而沿着墙围绕了半圈,来到后边的窗户上,张大头可是知道这窗户里面就是李桂兰睡的房间。

  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里面就传来了一点儿动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这才退后两步躲在墙角下边。

  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窗户轻轻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张俏脸儿就出现在上边。

  可不正是李桂兰是谁,这会儿正一脸谨慎地四处张望呢,瞧这模样儿莫不是怕鬼。

  “谁?”李桂兰压着声音问。

  “嫂子,是我张大头!”张大头从墙里站起来。

  李桂兰明显瞳孔一缩,然后拍打着胸脯有些慌乱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还来这儿干嘛?”当然是来找你干点儿不正经的事咯,不过根据张大头的了解,李桂兰可不是像刘翠儿那样的骚娘们。

  心里头保守着呢,可千万不能吓着她,得一步一步来。

  就像老王头说的,叫循循善诱,“我是来拿衣服的啊,顺便来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说累了,顺便在这儿休息一下。

  窗户里边的李桂兰隔了好几秒才出声,“衣服我还没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还是赶紧休息吧。

  ”说完好像就离开了窗户,张大头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临头就怂了呢。

  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硬来吧,靠!这不玩儿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没和刘翠儿干上,专门留着晚上用的,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张大头心里全是不甘,脑子里胡思乱想,站了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动一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只能生着闷气转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听到前边的门吱呀地响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就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正是那李桂兰,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边,下边还露出来一截肚脐儿。

  随着走路,上面两颗小点随着上下滚动而在小衣上下划着,即便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头?”李桂兰隔着好几米压着声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来了?”张大头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心里头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难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想通了?“那个……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进来坐坐吧……”李桂兰声若蚊蝇地道。

  “好哩!”张大头可就盼着进屋呢,当下喜不自禁连忙答应。

  李桂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踮着脚尖儿走在前边。

  

刘玉婷有些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阵火大,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哼,你一定是装的,一定是知道这里是女生寝室,你要是敢乱来那就完蛋了。

  刘玉婷找到了理由,对于刘子洋的坏印象又认定了几分。

  刘子洋出了女生寝室之后,寻到一个高年级的男生问了自己的寝室位置,那里与刘玉婷的寝室就隔了一个操场,不过这操场还真是够大,除了标准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边还有两个小型的足球场,另外一边还有不下二十个篮球场。

  “这就是大学,真是太爽了。

  ”刘子洋喜欢运动,最喜欢的就是打篮球,看着篮球场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当的满意。

  绕过了操场,刘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楼,而他的寝室也在三楼,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间,与刘玉婷的一样,还真是挺巧的。

  门上贴着名单,一共四个人,刘子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也是没有人在,离开学还有五天,别人来的没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杂乱,地面上烟头和废纸遍布,床铺上也是乱七八糟的。

  回头把房门关上,刘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闭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连画了几下。

  一个小旋风突然凭空出现,而且诡异的在整个屋子里面转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这股小旋风聚集到了一起,杂乱的屋子也变得异常的整洁了起来。

  这自然是刘子洋搞出来的,刘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个奇人,学了一个很厉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阵,现在他的能力还很弱,只能布几种简单的摆放,这种聚风阵就是他现在会的阵法之一。

  而他不怕热,那也是一种阵法,不过那种阵法却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装了一台空调,冬明夏凉。

  把垃圾扫到了门外的走廊里,刘子洋挑了左边的下铺,对于他来说,上铺和下傅都是没有什么区别,回头别的室友来了,那时候大家再调整也不迟。

  刘子洋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些换洗的衣服,一双拖鞋,两双运动鞋,另外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了。

  这电脑虽然只是普通的国产货,价钱也才两千多块,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学,家里也不会给他买的。

  寝室里面除了左右两个上下铺之外,另外还有四个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书架,下面则是两个箱子,上面有锁扣,但却是没有锁。

  生活用品刘子洋还是缺了不少的,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买,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从来不用管,现在就像是他自己过小日子一样,什么都要他自己去买了。

  锁上了房门,刘子洋背着笔记本出了寝室,自己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放到寝室里面要让人偷了,那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刚才他进学校的时候,就在女生寝室楼附近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超市,这时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买了一个暖水瓶,买了一个玻璃茶杯,另外还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贵。

  ”走出了超市,刘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东西明显比家乡那里的贵了不少。

  出了超市,刘子洋发现从女生寝室之间的一条小路,从小路走过,然后穿过操场就可以回寝室了,可比绕操场近了不少,刘子洋就顺着那小路向寝室走去。

  每一所大学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寝室的窗户,跑过女生寝室楼下,几乎每一个男生都会偷偷的往上瞄几眼,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错的风景。

  偶尔能从开着的窗户里看到里面走动的女生,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别样的风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晒的衣服内衣什么的,这都能给男生们无限的遐想。

  刘子洋看的很过瘾,看的很投入,对于一个小处男来说,女生寝室那绝对是一个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机会,她真的想去女生寝室一观真正的风光。

  刘子洋实在是太专注了,而且还专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却是忽略了身边的美妙风景,(儿童智力故事)一直仰头看着女寝室那边,却连迎面走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没有看到。

  过来的这个女孩叫苏小彤,离着很远就看到刘子洋在那里仰头看女生寝室,对于这样的男生,苏小彤一向是相当的鄙视,而且苏小彤还是那种嫉恶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脚把这样的男生当场踢死。

  苏小彤的疾恶如仇不但是体现在对刘子洋的鄙视上,此时一个东西更是让她的个性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一条黑乎乎的毛毛虫竟然就在路上爬过,那一身长长的毛不但让人看着恶心,而且还是让人不敢乱动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会怕虫子,反应大多是一声尖叫,然后就是躲得远远的,但是苏小彤的反应却与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样害怕,也一样扯着嗓子大声“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东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虫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东西,竟然敢来吓她,那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啪!”一声脆响,碎玻璃四溅,但那丑陋的毛毛虫还依然悠哉游哉的爬着。

  “你这个死毛毛虫,竟然还不死。

  ”苏小彤怒吼了一声,顺手又抓起了一件东西,毫不犹豫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砸向了那只毛毛虫。

  “啪!”又是一声脆响,那只本来很快就要脱去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丽蝴蝶的可怜毛毛虫,与一只玻璃杯,一个暖水瓶一样粉身碎骨。

  “哼哼,讨厌的毛毛虫,竟然挡本小姐的路。

  ”苏小彤这时很牛X的甩了一下头,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一样,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

  刘子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生也是太牛X了,对一只可怜的毛毛虫下这样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虫的两个杯子是他的,还是刚刚买的,这位女生给摔了之后,竟然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说,还对着刘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刘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样。

  “喂喂!”刘子洋一下箭步冲了过去,拦住了苏小彤,不过当直面苏小彤,看到苏小彤的相貌之时,他不由眼睛一亮。

  苏小彤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这个学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虽然不是特别的高挑,但是身材却是特别的匀称,圆圆的脸蛋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灵活,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之下,更显的即漂亮,又充满了灵气,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讨人喜欢,从长相上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一个美女。

  不过此时苏小彤的眼睛里,却是带着不屑和煞气,冷冷的看着刘子洋,道:“干什么?”“我……”刘子洋被苏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问我要干什么?”苏小彤冷哼出声,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没事龌龊的就想偷看女生寝室,看到美女,就想过来搭讪,告诉你,本小姐没心情搭理你,赶紧该干吗干吗去。

  ”不屑的连看也不看刘子洋一眼,手一摆,竟然就想从刘子洋身边走过去。

  刘子洋差点一头栽倒,长这么大,他女同学也不少,可是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条的美女,这都什么人啊,把别人的两个杯子摔了,竟然连一声道歉也不说,还反过来对他一通数落,连忙又抢上一步拦住了苏小彤。

  “你还想干什么?”苏小彤恶狠狠的看着刘子洋。

  “你难道没感觉到你刚才砸虫子的时候摔了东西吗?”刘子洋比苏小彤高了多半个头,这时候居高临下,即是可气,又是好笑的瞪着苏小彤。

  “关你什么事?”苏小彤没好气的回了刘子洋一句,但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那个毛毛虫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刘子洋空空的双手,“嘿嘿……这个……”苏小彤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尴尬,正想道歉,但却是发现刘子洋的目光正贼兮兮的往她的衣领里面看,那点歉疚之意顿时化为乌有,眼睛一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道:“好看吗?”“好看!”“什么颜色的?”“粉色的。

  ”苏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着脚喝道:“你这个臭无赖,在这里偷看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摔你两个杯子你还叽叽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样?”刘子洋本来占理的,但是刚才无意中看到苏小彤领口里面的风光,顿时有些失神,这时却让苏小彤占了理,知道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过苏小彤这种机关枪一般的数落,还是让刘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还看?”苏小彤一掐腰,要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刘子洋。

  “本来想看的,不过充其量就是一个A,实在没兴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让刘子洋如此侮辱,苏小彤顿时瞪着眼睛吼了起来。

  刘子洋更是一脸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还说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绵吧。

  ”“你还想摸?”苏小彤更气了,一挺胸脯,恶狠狠的喝道:“来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没卵子的娘们。

  ”平时苏小彤这样气势汹汹,男生肯定会被吓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刘子洋。

  就当她往刘子洋的面前走了刚刚一步的时候,刘子洋这个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双罪恶的爪子,恶狠狠的,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苏小彤的两边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还不待苏小彤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间就已经是跑出了十多米远。

  “不用谢我,下次再想让人摸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啊,这次不收费,下次给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气死人的话,刘子洋就不见了踪影。

  “啊!”这一声惨叫声,是苏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来的,自己这里可还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现在竟然就让一个无耻的家伙给摸了,而且……苏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连吸了几口气,还抓的这么痛啊!刘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寝室里,心里这叫一个得意,这叫一个爽,他本来不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但是刚才苏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或者说刘子洋本就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只不过让高中以前的压力把他的那种调皮完全压抑住了,这时候没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种调皮就再一次的体现了出来。

  “反正是你让我摸的,又不怪我。

  ”刘子洋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脸上满是荡漾的笑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样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还是胸部软啊。

  ”刘子洋对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废话,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软,那就不是屁股了。

  苏小彤这时刚刚走进寝室,就连打了几个喷嚏,同舍的室友李玲玲对着苏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这又是哪个帅哥在念叨你呢。

  ”苏小彤气呼呼的坐到了床铺上,抓起了自己的一个熊布绒娃娃,狠狠的打了几下,然后就扑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着床铺,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别让我再逮着你,要不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李玲玲还从来没有看到苏小彤这样,吓了一大跳,迅速的过来坐到了她的床边,拍着苏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这是怎么了,快跟我说说。

  ”“啊啊!”苏小彤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了两声,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有一个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张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会吧,你的胸我还没摸过呢,我真是亏大了,快点告诉我,是谁,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谁,所以才气的要发疯呢。

  ”李玲玲这时疑惑的看着苏小彤,道:“小彤,你这是遇到色狼了?”“对,就是色狼,一个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袭了你的胸,然后就放过你了?”“废话,在学校里面的小路上,他还敢把我怎么样?”“在学校里,竟然是咱们学校里面的学生。

  ”李玲玲这下子才真是极为惊讶,学校里面追求苏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说敢这么大胆直接袭胸的,那还真是没有,毕竟这样的事情要是让学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开除了,那与追求女生就是两码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

  ”李玲玲感觉这其中好像有些隐情,顿时追问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81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91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06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734.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52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657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8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