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lbafica,新手必看

“你这样的变态还在这里沾沾自喜,真不知道我爸怎么会这么看好你,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我还有事。

  ”诊所有好几个房间,两个人一人一个,晚上的时候房间里亮着昏黄的灯光,祝少杰还在看书,就是那本乱世医典。

  乱世医典观海卷里面记载着如何对付禁婆的办法,对于这个禁婆,现在已经升级到祝少杰的梦魇了,祝少杰现在非常害怕这个东西,以至于睡觉都有些睡不安稳。

  而对于禁婆骨头能入药这件事,祝少杰现在保持质疑的态度。

  村志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村里人口口相传的东西估计要比村志记录的东西多,还是等到时候自己去打听一下吧。

  祝少杰把书收起来,搓了搓自己的太阳穴,无聊刷起手机,解锁手机就看到了秦美丽给自己发来的短信息,是一条彩信。

  是一张照片,他看到秦美丽身上的掌印又加深了颜色,看起来就像是淤青一样,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回了一条消息:“问问你婆婆,你公公是怎么死的。

  ”过了好一会,没有回信,祝少杰把手机放在一旁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睁开眼睛,拿起身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有秦美丽的回信,不过只有两个字,暴毙。

  今天村里有喜事,只不过祝少杰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去参加婚礼,早晨的时候袁小玉来到这里,还拎着两份早点。

  “怎么来的这么早,今天不需要去帮忙吗?”祝少杰坐在诊(两性口述小说)所里,正在罗列诊所里需要的药品,到时候让他们送过来,看到袁小玉来了,放下笔开口问道。

  “他们不用我帮忙,我嫂子让我过来给你送饭,这不是明敏姐也在这里吗,我就多带了一份,对了,明敏姐在哪,怎么没看见她?”“她去考察拍照去了,这不是要在咱们这里做度假村吗,所以去给公司领导拍照去了,我这里缺药,在列单子,等着他们送过来。

  ”“先别忙了,快点吃饭吧。

  ”听到他这么说,袁小玉点点头,眉开眼笑的对祝少杰说道。

  祝少杰喝着粥,吃着小菜,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问秦美丽的事情,就是她公公当初是怎么死的。

  秦美丽说起来在袁家算是外人,她婆婆不和她说明倒也算是正常,可是袁小玉总应该知道吧,他把粥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小玉,我问你件事!”袁小玉看祝少杰说的认真,也没有嬉笑,当即点点头:“你说吧,如果我知道我肯定告诉你。

  ”祝少杰问道:“我问你你别嫌我问的冒昧,你知道你父亲到底是因为什么去世的吗?”袁小玉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村长应该知道,这么多年里村里发生过什么事,她都知道。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蹙起眉头,没想到这件事又转入到村长的身上了。

  祝少杰把单子发过去之后,直接就去了王家,王家此时张灯结彩,无比的热闹,在这里祝少杰也看到了秦美丽,还有村长。

  看到村长坐在席间,袁小玉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祝少杰:“一会咱们两个问问村长,看看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祝少杰点点头,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一会给了新人红包,吃了饭就去找村长,要不然一会不一定村长又去干什么了。

  他坐在那里归结最近发现的情况,然后准备汇总起来发到贴吧里,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女孩在祝少杰身边摔倒。

  祝少杰眼疾手快,当即就伸出手去接,可能是因为比较慌乱,一时间不知道手到底应该放在哪里,好死不死直接把手放在了人家姑娘的胸口。

  祝少杰一时间惊的冷汗直流,自己这可不是故意的,而是为了帮人。

  等到他把人扶起来,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貌,她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自己那里堕胎的那个紫萱。

  紫萱低着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脸红扑扑的。

  祝少杰看她肚子已经恢复如常,看样子应该是腹中胎儿已经被流产掉了,祝少杰摇摇头,叹了口气,真是造孽,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自己害死了。

  过了一会,婚礼照常开始,王奶奶笑的直不起腰,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而她的孙子,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看起来非常帅气,拉着漂亮的新娘子挨桌敬酒。

  来到祝少杰这张席位的时候,祝少杰特地看了一下,年轻人脸上有种灰蒙蒙的感觉,脸色不是很好看。

  可是其他人就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有说有笑的敬酒,祝少杰封了红包,却无心吃喝,一直在关注着坐在不远处的村长。

  等了一会,村长和身边的几个人打过招呼,然后就起身准备离开这里,看到村长要走,祝少杰连忙起身跟了过去。

  袁小玉看到祝少杰走了,也连忙站起身追了过去。

  村长走着走着,听到背后有脚步声,然后转过身看了一眼,就看到祝少杰跟在自己身后,脸色有几分无奈,开口道:“祝医生,你跟着我干什么,村诊所还需要你呢。

  ”祝少杰开门见山地道:“我想要了解一下村里的历史,只不过村志里记录的并不是特别详细,我还有些东西不清楚,想要问问您。

  ”听他这么说,村长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追过来的袁小玉,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们两个跟我来吧。

  ”村长说完,也不等他们两个,就率先在前面先走了。

  “你们两个坐下吧,喝点水,你们两个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反正今天我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和你们好好聊聊。

  ”村长端过两杯水拿过来递给他们两个,对他们说道。

  “阿姨,我想问问我爸当初到底是怎么死的,咱们村为什么会被称为寡妇村!”听她单刀直入的这么问,祝少杰有些汗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果断,上来直不楞登的就问。

  听她这么问,村长也是一愣,随即坐在那里开口道:“你父亲当初是暴毙,不是我自己这么说,是法医这么说的,咱们村里每次死人,我都会和警察一起走一趟,咱们村里但凡是在村中结婚的男人,第二天都会暴毙而亡,而且死法各有不同,不论是他们婚前有没有病史,在他们结婚以后第二天都会死,没有任何外伤,也不是被人杀害。

  ”祝少杰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道:“难道就没有一丁点例外?”村长把头靠在沙发靠背上,眯缝起眼睛回忆了一下,然后方才沉重地道:“有例外,从我当村长到现在,所有结婚的人除了猝死暴毙之外,还有三个人失踪了。

  ”“他们身上有什么共同点吗?”祝少杰听到有其他的情况,连忙开口问道。

  村长回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确定道:“的确有问题,失踪的男人全都姓张。

  ”“姓张,全都姓张吗?好,我知道了村长,谢谢。

  ”祝少杰点点头,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中午的时候被人劝着喝了两杯酒,闲来无事,下午准备回去睡会,反正送药的今天下午也不能来这里。

  睡觉的时候,祝少杰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被一个人从背后扼住脖子,不断的挣扎,祝少杰总感觉这个女孩看起来特别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这个女孩到底在哪里见过。

  女孩穿着古装,面容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容,祝少杰想要过去帮忙,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靠近女孩,他跑着跑着突然感觉一脚踏空,紧接着就气喘吁吁的醒来了。

  晚上的时候,陈明敏回来就直接去休息了,说是很累,今天早晨的时候她又来了一个同事,和她一起工作,晚上的时候才回去。

  祝少杰自己坐在房间里记录今天得到的资料,准备把近期获知的资料全部都汇总起来。

  就在这时候,诊室门突然被推开,祝少杰给吓了一跳。

  祝少杰回过头,看到原来是紫萱,不过紫萱现在满脸愁容,而且好像是非常着急。

  “怎么了,这么晚来了,是不舒服吗?” 祝少杰还以为是因为堕胎导致她出了什么事,开口问道。

  紫萱摇摇头:“我心脏疼的不行,你帮我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皱眉头:“怎么会,是不是受到胸部外伤或者是巨力撞击了?”祝少杰一边说话一边拿出听诊器问道。

  紫萱摇摇头:“没有,今天一直都很正常,没有你说的那些情况。

  ”“行,那让我听听有没有心跳紊乱的情况。

  ”祝少杰说着,戴好听诊器,然后把听诊器递给紫萱:“放进去,我听一下。

  ”本来祝少杰还以为是心律不齐一类的问题,毕竟刚刚堕胎,如果是心脏有问题倒也不清楚,可是这么一听,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

  祝少杰拿下听诊器,摇摇头:“没有什么问题,很正常,你等我给你拿些药。

  ”他说着,起身就要去拿药,可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痛苦的轻吟一声,紧接着突然朝着地上躺了下去,看到她这个模样,祝少杰吓了一跳,赶忙躲在地上把她抱了起来,放在诊断台上:“你怎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紫萱痛苦的捂着胸口,嘴唇青紫,脸色发白,捂着自己的胸口:“心脏疼,火辣辣的疼。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这看起来像是心脏病的征兆,可是通过她叙述的情况来看,根本不是心脏病。

  当即,他咬着牙解开紫萱的衣服纽扣,两个丰满的白兔呼之欲出,黑色的胸衣映衬着白兔更加纤白细嫩,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微微咽了一口口水,随即扯下她的亵衣,露出了白兔之上的一抹嫣红。

  白兔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外伤,看起来白白嫩嫩,甚至上面青色的血管都可以看到,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撩上她的衣服给她去拿药,就在这时候,腰间余光扫过玉兔之上,祝少杰突然看到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无力的跳动。

  这时候祝少杰才想起来,自己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女孩,就是紫萱的身姿模样,之前看不清楚,总觉得有些隐隐迷雾在阻碍着他,可是现在想来,除了身上的古装,那个女孩简直就是和紫萱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祝少杰感觉刚才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出现了幻觉,当即准备再确认一下,当即转身眯缝起眼睛看了一下,果不其然,睁眼的时候看不清楚,可是眯起眼睛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跳动的黑色心脏。

  而且心脏上面也不是纯黑色的,只不过是上面包裹着一团黑气看起来极为诡异。

  这种情况祝少杰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怎么医治,就在这时候,紫萱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你能够看到我的心脏是吧,我有解决办法,我之前加过一个群,里面提起过我这似乎是诅咒,只需要七个女人的乳汁涂抹在胸口,心脏就可以慢慢复原,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也帮你,我能帮你查到关于寡妇村的诅咒。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就一言为定,我帮你,你也帮我。

  ”紫萱点点头,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是比之前好了些,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边穿衣服边开口道:“你帮我,我非常感谢你,不过千万别和别人提我的名字,要不然我不会帮你的,到时候我自杀了,你就什么都查不出来了。

  ”祝少杰答应了。

  只是,让他犯难的是,从哪里寻找女人的乳汁?而且还要七个人!

夜深了,赵年年时不时往火堆里加柴,不给野狼偷袭的机会。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骆冰一觉睡到大天亮。

  她睁开眼睛,看到晨雾中有几头野猪将两人围住。

  “队长!”骆冰轻声说,用胳膊碰一下还耷拉脑袋睡觉的赵丰年。

  赵丰年刚睡下就被迫睁开眼睛,两眼通红,一看到五六头野猪向两人围攻过来,立即清醒了。

  “骆冰,怎么办?”骆冰动了一下崴伤的脚,疼痛消失,立即说:“队长,我的脚好了,拿起枪,我们慢慢站起来。

  ”“好的!”赵丰年和骆冰把枪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来。

  两把猎枪举起,对准面前的野猪,随时准备扣动扳机射击。

  河道上,草丛中,六头野猪张开尖尖的长嘴,露出弯弯的獠牙。

  “队长,以小河为界,我对付河这边的,你对付河那边的,刚好每人三头。

  ”“好,听你的!”“把子弹装好,等它们再上前两米,我们就同时开枪,动作要快。

  ”“好!”骆冰知道队长失忆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骆冰面对的三头野猪一字排开。

  突然,一头野猪向她发起了进攻,猛扑过来。

  骆冰举起枪远程射击。

  砰!子弹打中野猪的脑门,野猪陡然从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头野猪毙命,另外两头看后一起向骆冰猛扑过来。

  而赵丰年面对的三头野猪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头野猪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瑞雪看到的那头野猪。

  砰砰!骆冰又连接开了两枪,冲向她的两头野猪应声而倒,枪法准到暴。

  这时,骆冰回过头来。

  她只见队长面前的三头野猪还是一动不动,双方像是如临大敌,都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瞎眼野猪身后的两头野猪失去的耐心,向赵丰年猛扑过来。

  砰!骆冰转身开了一枪,一头野猪应声倒下,另一头没事,继续冲过来。

  砰!紧接着,又是一枪。

  这一枪是赵丰年开的,但没打中,野猪冲得更猛了。

  砰!骆冰补了一枪,打中扑到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野猪中枪滚到一边。

  卧槽!老子是特种兵,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却没打中,怎么回事?这时,骆冰的枪没子弹了,夺过队长手里的枪,瞄准还站在原地的那头瞎眼野猪射击。

  砰!射程太远,没打中,瞎眼野猪闻声转身就跑,一下子就窜进密林不见了。

  而倒在赵丰年面前的那头野猪没被骆冰的猎枪子弹打死,从血泊中站起来,咬向他的手臂。

  千钧一发!赵丰年无暇思索,后退已经来不及,握紧拳头对准迎面跳上来的野猪的左眼轰去。

  嗞!眼珠迸裂,飞溅出来。

  野猪杀猪般的惨叫一声,庞大的身体嘭地一声,摔到地上。

  啪!骆冰又补了一枪,那头野猪中了两枪,挨了一拳再也起不来。

  这时,又有两头野猪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一头跳起来咬上骆冰的手臂,另一头咬上赵丰年的大腿。

  险象环生!赵丰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惨痛的选择。

  他顾不上自己的大腿,紧握的拳手轰向扑到骆冰面前的野猪,一拳将野猪打翻在地,而另一头野猪咬上了他的大腿。

  卧槽!顿时,赵丰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骆冰眼睁睁地看到野猪咬破了赵丰年的桶裤,牙齿扎进他的血肉里。

  砰!枪口顶到野猪的脑门上,骆冰又猛然开了一枪,咬赵丰年大腿的那头野猪倒到地上,彻底断气。

  这时,赵丰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额头直冒虚汗。

  “队长——”骆冰扔下枪,蹲到队长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裤,看到上面几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无比!“队长,挺得住吗?”骆冰眼睛惊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没事。

  ”赵丰年一张脸痛得扭曲,牙齿咬得咯咯地响。

  这场罕见的人猪大战,野蛮而惨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鸟全被惊飞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这时,山雾散尽,早晨的太阳从树缝里透进来,在树叶上折射光芒。

  “队长,我背你回去!”骆冰把猎枪藏到树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赵丰年站起来。

  她身体负重,明显后退了两小步。

  “不行,骆冰,放我下来。

  ”骆冰咬咬牙,说:“队长,我能行。

  ”骆冰昨天崴的脚还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队长腿上受的伤,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队长的身体如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背上,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感觉每迈出一步都是艰辛无比。

  突然,她脚下一滑。

  两人滚到路边的草丛中,赵丰年双手抱住骆冰,让她压到自己的身上。

  “队长,你没事吧!”赵丰年躺在地上摇摇头。

  骆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脸贴在队长的胸脯上休息几分钟。

  她听到队长的心脏“砰砰”地跳,声音跟打鼓似的。

  这时,骆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趁机把队长拿下!想到这,骆冰的脸燥热起来,开始对赵丰年下手。

  “队长,你其它地方没事吧?”呃?赵丰年看到骆冰脸颊绯红,细细娇喘,问完这句话,她贝齿轻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这是要干什么?“没事。

  ”赵年年回答。

  “我帮你检查一下。

  ”“不用。

  ”骆冰像没听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赵丰年的身上摸索着。

  不要!赵丰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伤还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选择在这个时间对他手,太不是时候了吧!赵丰年无力地闭上眼睛,容忍骆冰手上的疯狂。

  不行!赵丰年睁开眼,猛然抓住骆冰的手,说道:“骆冰,你,你去村里喊人来帮忙,我在这里等你。

  ”骆冰尴尬地笑了笑,说:“队长,我还是背你走吧!”说着,骆冰从赵丰年身上爬起来,在他身边蹲下,让队长爬到她的背上。

  骆冰站起来,双腿微微打颤,她高一脚低一脚向前迈步。

  走出密林,赵丰年看到斜坡上有两个人在割牛草,立即喊过来帮忙。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杨老松,一个叫张大山,都是三十多岁了,赵丰年小的时候他们都成年了,所以认得。

  两人也认出赵丰年,所以轮流背他下山。

  最后,张大山把赵丰年背进屋,放在他的地铺草席上。

  “两位阿叔,谢谢你们了!”“不谢,不谢!”杨老松和张大山笑着走了,救了村长一次,他以后一定会报恩的,所以两人心里都乐滋滋的。

  赵丰年发现阿妈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骆冰把他的手机找来,拨打沈瑞雪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队长,你等等,我去村里叫医生来。

  ”“不用。

  ”赵丰年在等沈瑞雪回电话,她沈瑞雪就是医生,不用去叫村医。

  果然,过了一会儿,赵丰年的手机响了,是沈瑞雪打过来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贫困户家里。

  ”“快回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被野猪咬伤了!”“什么?”对方挂掉手机,但很快就听到有人跑上楼来。

  “赵丰年,你没事吧?”沈瑞雪气喘吁吁,跑进房间来焦急地问道。

  当她看到赵丰年的一条腿被血浸红了,跑进自己睡的房间拿一个药箱出来。

  骆冰看沈瑞雪为队长处理伤口,她先用酒精在伤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层白药,最后用白纱布包扎好。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这时,骆冰对沈瑞雪说:“队长我就交给你了,深山里还有五头野猪等着我请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骆冰,辛苦你了!”赵丰年苦涩地说。

  “队长,你好好养伤,我去城里一趟就回来。

  ”“好,你小心点!”沈瑞雪听到赵丰年对骆冰的满心关怀,从药箱里拿出一支大号的药针出来。

  “你要干嘛?”“你被野猪咬了,我给你打一针。

  ”“不要!”赵丰年大声说,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药针他害怕极了。

  “转过身去,把裤子脱下来。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听到赵丰年颤抖的求饶声,沈瑞雪觉得可笑,想他一个铁骨铮铮的一代野战兵王,竟然怕打针,太离谱了!沈瑞雪把赵丰年翻过身去,然后动(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手扯下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别动!”沈瑞雪一手按在赵丰年的屁股蛋上,举起药针刺下去。

  “阿妈,救我!”赵丰年一声惨叫,沈瑞雪毅然把针筒里的药水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好了,自己把裤子拉上去。

  ”沈瑞雪说着提着药箱走出赵丰年的房间。

  赵丰年翻身来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愤慨,自己还没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这不是借机耍流氓吗?等他腿伤好后,绝不会放过她。

  …骆冰在村里请到十个壮汉,每人付两百元,带领大伙上后山把五头死野猪抬出山,再一鼓作气抬到515国道岔路处,拦一辆货车运往城里。

  当骆冰把五头黑毛野猪运到香格拉大酒店门口下车,从里出走出来一个美女。

  她就是骆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闺蜜,香格拉大酒店的总经理——顾欣怡。

  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职业套装,头发挽起露出雪白的长颈,脸上画着淡妆,看上去气质妩媚又不失优雅。

  下面是一条窄裙,刚刚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线,露出来的小腿,套着肉色的薄薄丝袜,笔直而修长,曲线紧绷形成一条完美的弧线。

  货车司机和两个搬运工眼睛都看直了,这样的大美女,就算在这人口600多万的阳光市,也是少见,真是人间极品呀!就冲她这副身材和相貌,货车司机发誓也要进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给我弄来这么多的野味?”顾欣怡比骆冰大一岁,但从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让骆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来的,全部是你的了!”骆冰想一次性处理掉,所以脸上带着笑容,客气地说。

  “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顾欣怡摇摇头,俏脸露出为难之色。

  骆冰脸色一沉,说:“不要吗?”“我最多只能要两头,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场去卖。

  ”呃?要我去卖肉,你顾欣怡也不看看我骆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骆冰冷冷地说,走过去拦住货车司机,大声说:“师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货车司机一愣,他知道野猪肉的市场价,高的时候是每斤80元,最低价也是60元一斤,35元卖给他,是给他一个大便宜呀!他如果让他那几开货车的兄弟分别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买,肯定能对半赚,暴利呀!“好,我要了!”货车司机爽快地说,让几个搬运工到商店里借来一把杆秤,然后把一头野猪扛上去一称。

  “326斤。

  ”货车司机报数说。

  “师傅,你也别称了,平均一头320斤,一共是5头,1600斤,56000元。

  ”骆冰心算相当利害,上小学的时候拿过全市珠心算大赛一等奖。

  他急着把野猪处理掉,好回饮水村去照顾腿受伤的队长赵丰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给表姐顾欣怡一个下马威,看她脸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顾欣怡看骆冰当着她的面把难得买到的野猪肉贱卖,又急又气。

  她这不是跟钱过不去,而是跟她过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抢了她一个布娃娃吗,用得着气到现在吗?再说,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经报了一箭之仇,怎么还这么难以相处呢?“冰冰,你疯了,明明可以卖十万的,你要卖五万…”“我乐意,你管不着。

  ”货车司机趁两人说话,已经跟到银行取来六万块钱,把五万六递到骆冰手上,骆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进背包里。

  顾欣怡眼睛微微泛红,还想说点什么,但已经毫无意思了。

  这时,骆冰的手机响了,她看是苏静初打来的,马上拿到耳边接听。

  “骆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办事。

  ”“怎么,跟男人开房呀?”骆冰眉头一皱,骂道:“我没你那么贱,找我什么事,快说。

  ”苏静初在手机里咯吱一笑,说:“明天飞往新西亚的飞机上有一笔交易,要不要干?”骆冰看了一眼顾欣怡,走到一边去说:“飞机上交易,消息可靠吗?”“绝对可靠,是我花大价钱从他们线人内部得来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现金交易?”“是呀。

  ”骆冰沉思片刻,想到队长赵丰年有沈瑞雪照顾着,回应道:“好,干!通知乔小麦汇合,我马上到。

  ”顾欣怡看骆冰要走,走上去拦住她说:“又要走了,不进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点,别每次都错过赚钱的机会。

  ”去!谁要你给机会了?顾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说:“冰冰,别跟我较劲,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还给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见了。

  ”“不还,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男朋友,交一个我抢一个。

  ”呃?这什么人呀,还表妹呢,你抢我男朋友,我就不会抢你男朋友吗?“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走了。

  ”骆冰说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顾欣怡瞪了一眼远去年出租车,悻悻地走进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钟后,骆冰回到家。

  坐到二楼客厅舒适的沙发里,骆冰把乔小麦和苏静初从房间里叫出来。

  乔小麦在茶几前打开一台笔记本电脑,三人一起策划行动方案,然后在网上订机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误机。

  ”骆冰说完走下楼,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温泉池里去泡个澡。

  “骆冰,你去哪里?”乔小麦问道。

  “小麦,下来帮我搓背,这两天我累坏了。

  ”苏静初嘴角盈笑,问道:“在酒店伤到了吧?”骆冰白了苏静初一眼,说:“你就知道那事,到国外我请几个黑人弄死你。

  ”“好哇,还不知道是谁弄死谁呢!”苏静初调皮地说。

  三人走进更衣间换泳装跳进温泉池,乔小麦问骆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骆冰白了乔小麦一眼,你就给我装清纯吧!你们两没一个好东西!三人洗澡后,开车来到到碧水庄园吃晚饭。

  在一个豪华的包间里,三人有说有笑,一边吃着山珍海味,一边喝着白酒,经过门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艳羡,就是惊讶。

  这三个美女,一个比一个漂亮,怎么都没有男朋友,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她忍不住想着,如果是自己骑在曾大胆身上的话,应该是非常深的才对,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润了起来,吓她一跳……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饥渴。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底下更是汹涌得厉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填满……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

  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那浑圆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

  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小团…这还真是一个瘙货!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那裤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曾大胆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当下便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这大涩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猥亵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白鹭一想到这一个就觉得心潮澎湃,她嫁给方志明之前也有过不少的前任,甚至还出去约过见过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过床,各种各样的她都尝试过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样多,也算是能弥补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这人和她相处起来特别的好,对她也很爱护,所以白鹭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问题才接踵而至,让白鹭有些疲惫,要不是小孩可以丢回娘家那里帮忙看着,她现在估计已经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健身和赚钱。

  白鹭在身后看着曾大胆架着自己老公往卧室里面去,突然觉得老公和曾大胆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发福走形的身材,另一个是一副健硕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特别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儿,让白鹭心跳不已。

  曾大胆把人带进去之后,也没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乱语说了一大串,曾大胆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明哇的一声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胆被这酒气还有吐出来的东西熏的一脸。

  他急忙把脸别到一边去,可是衣服已经沾满了这吐出来的东西,白鹭见状立刻上前去:“舅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吧,这里我来收拾。

  ”白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胆寻思着,这可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拦在了白鹭的面前:“算了,反正我现在也脏兮兮的,何必再让你沾手,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拿个拖把还有垃圾铲过来,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白鹭这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匆忙的走到阳台那里拿了垃圾铲还有扫把,回来的(儿童智力故事)时候发现曾大胆竟然已经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见赤果着身体的曾大胆,可是因为自己当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给吸引了,所以没有看得太清楚。

  刚才在车库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虽然感受过那美好的触感,但直截了当的看见轮廓还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胆的身材要比别的男人好上一些,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身材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他的肌肉比较紧实,但腹肌还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过于成形,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下半的某个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瞧着在身边睡的已经打鼾的老公,白鹭就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不光是心里面,就连身体里也希望别人来填满她。

  要是被那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鹭痴痴的想着,曾大胆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声:“白鹭,你怎么了这是?”白鹭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里面的扫把还有垃圾铲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这健硕的男人将地上的污秽清理了干净,还顺带的帮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着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鹭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儿,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后肯定会疲于各种各样的应酬,可是这个男人却完全忘记还有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给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给我放点热水,我回来的时候想洗个澡。

  ”曾大胆跟白鹭这么一说,白鹭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这个男人还是挺体贴的,除了好涩一些之外,她心里面这么想着。

  回来的时候曾大胆就直接进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门一打开便觉得热气升腾扑面而来,朦朦胧胧之中,他看见了一个硕大在他面前晃动,穿着健美裤的女人,显得曲线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胆寻思着这样的臀,如果是从后来一次的话,肯定会浴仙浴死……他努力的控制住,让自己的手不要贴上去,随后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白鹭,白鹭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来:“舅舅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现在出去。

  ”白鹭说完便朝着门那一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曾大胆眼疾手快把人往怀里面一捞。

  但因为白鹭当时正好是背对着曾大胆的,而此刻曾大胆的腹部正好贴在了白鹭那柔软挺翘上,而穿着健美裤的她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了曾大胆抵着自己。

  她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曾大胆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鹭知道曾大胆是故意使坏,赶紧拉住了门,双腿有些发颤,但身体却十分配合的微微敞开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给后面的人……不过白鹭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方志明,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舅舅对不起,这里实在是太滑了,我刚才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鹭说完拉开了门就走了出去,样子有点狼狈。

  曾大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离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没有发泄过了,自己居然这么容易起来。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暗道:“没用的东西,看见女的就起来了!”他把手放在了胀得有些发疼的地方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还没有关上。

  而白鹭回到房间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沐浴露好像已经没有了,她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于是她赶紧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

  白鹭十分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从门缝外面朝着里面看,这门缝不是很开,只能够看到一半的光景,虽然看不到曾大胆的上半身,但是白鹭看到了曾大胆粗壮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动着!而且他每次上都会导致浴缸里面的水发出噗嗤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是很慢的,但后面渐渐变得更快了。

  好大啊……白鹭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也忍不住张大了一些,可正是因为张开了腿的缘故,她忽然感觉身体一片空虚寂寞,她又赶紧收紧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盖在了……她一开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胆的频率去触碰摩擦,随后没过多久,她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泛滥蔓延,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为刚生了小孩又母汝喂养的缘故,她那傲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变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随便一碰就变得十分的容易来感觉。

  她双眼迷离的用细嫩的手掌心去触碰着,轻轻的点上几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经是不满足隔着裤子了,而是伸进了裤子里面去。

  她张得很大,脸则是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那引以为傲也翘起来,玉足高高踮着,中指伸过去,没几下就感觉泛滥成灾了……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舅舅,你洗好澡了吗?”曾大胆点了点头:“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32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610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97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32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415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297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19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