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kiss x sis bd,新手必看

“不了,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十点要赶到医院,你也收拾一下,一会儿送我过去。

  ”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摇了摇头道。

  “张医生?你难道……”刘明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

  张廷建,是王洁的主治医师,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

  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故事网)次医院拜访张医生,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

  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治疗眼睛。

  “没错,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

  ”王洁的回答,印证了刘明的猜测。

  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个手术,她必须要做!刘明闻言,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严词拒绝道:“不,不行!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但手术这事,我绝对不同意!”“为什么?”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虽然她看不清,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

  “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要是搞砸了,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

  ”刘明剧烈喘息道。

  王洁却很是平静:“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要是这么死等下去,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

  ”其实,自从王洁失明以来,尽管按时吃着药,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

  医生也说了,虽说是暂时性失明,但是这个时间,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

  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几乎都在三年以上,更有一部分人,彻底成了瞎子。

  “我不在乎,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

  ”刘明深思熟虑后,咬牙发誓道。

  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可我在乎!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刘明的诺言,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只得来冰冷的驳斥。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刘明退到了门口,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

  两人之间,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

  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她转过身来,朝着刘明的方向,冰冷的说道:“你是我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我……”刘明顿时有些语塞,说到底,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

  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让开!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

  ”王洁再度催促道。

  看着王洁一脸怒意,冷漠冰寒的模样,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

  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

  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

  要么,让王洁自己去医院,要么,自己送王洁去。

  这……还需要选吗?“好,我送你去。

  ”刘明垂丧着头,无奈说道。

  那言语中的落寞,溢于言表,只是听声音,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

  王洁的心,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但她别无选择。

  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

  ”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

  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意识到,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

  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不再是刘明的拖累,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

  否则,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只可惜,刘明毕竟年轻。

  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

  他开始胡思乱想,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

  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这般想着,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但在去医院的路上,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

  而在到了医院以后,他再想说些什么,却没有机会了。

  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

  “刘大哥,你来了?”说巧不巧,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啊?是小静啊,今天你值门诊?”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

  这个护士,名叫李静,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

  因为年龄相仿,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

  可刘明心有所属,尽管李静年轻漂亮,善良能干,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

  “是啊,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

  ”李静打了个哈欠道,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

  “那就好。

  ”刘明木讷的点了点头,随口应道。

  “你今天……”李静瞅了刘明一眼,随即慢慢的将脸贴近刘明,仿佛是在仔细观察刘明的表情。

  没过片刻,李静和刘明之间,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了。

  饶是刘明心猿意马,也难以无视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近。

  “我……我怎么了?”刘明立刻向后靠了靠,不无紧张的问道。

  “你今天不太对劲,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有心事?”李静的脸上划过一抹坏笑,总算是将头抬了起来,放了刘明一马。

  “算是吧。

  ”李静一语中的,刘明也无从辩驳,毕竟他的难过全部写在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

  啪!刘明话音刚落,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

  紧接着,李静径直坐在了他的旁边,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没事,哥们今天下班早,陪你去酒吧喝两杯,一醉解千愁,什么烦恼都解决了。

  ”“下次吧,我得照顾我嫂子呢。

  ”刘明歉意一笑,婉言拒绝了李静的提议。

  “行,有需要随时call我,谁叫咱俩是哥们呢!”李静看了一眼紧闭的诊室大门,耸了耸肩,也没多问,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毕竟她还在工作,没那么多时间闲聊。

  李静走后没多久,诊室的大门终于重新打开了。

  王洁笑容满面的从诊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身边,还有搀扶着她的年轻医生,张廷建。

  “那咱们说好了,晚上七点,德瑞西餐厅,我去接你。

  ”张廷建一出门,当先一句话,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样,插在了刘明的心口。

  而更让刘明愕然的是,王洁居然立马同意了这位张医生的邀请。

  “那就麻烦你了,张医生。

  ”王洁欠了欠身,恭敬说道。

  张廷建,人帅多金,典型的成功人士。

  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三年前,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

  

我一脸无辜,说:“怎么会是我把你带坏了?”她低头望着那处,说:“昨天晚上它跟我说了很多,浇了我很多坏水!”我无语。

  她看出我的窘态,扑哧笑了,说:“行了,是我自己喜欢。

  你再休息一会儿,我给你做饭去。

  ”我的确有些累,又躺下闭上眼睛。

  没有再做梦,一直睡到红梅过来叫我吃饭。

  我坐起来揉揉眼睛,看着娇艳欲滴的红梅,忍不住又把她搂进怀里,说:“嫂子,你真好!”她微笑着,说:“你也是!行了,现在别闹,晚上有得是时间,反正人已经是你的了,想怎么样还不都由着你啊!”我看了看还在睡着的湘莲,小声问红梅:“外面的门关了没?”她好羞点点头,嘴上却说:“干嘛?不许胡来!”对我来说,这可不是胡来,而是要验证双修的效果,伸手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

  她嘴上说不要,却很见机的趴在炕边上,摆出一个最佳的姿势。

  我也不拖泥带水,(啊啊……)直接到她的身后……这一次,除了舒服,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

  我有些低落,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默默的整理好衣服,可又怕她多想,将她抱进怀里,小声说:“真舒服!”她并没有看出不妥,说:“那就好,走,吃饭吧!”我点点头,抬脚想把鞋子穿好,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可就这一眼,吓得我亡魂皆冒,昨天晚上的那个梦竟然是……我的鞋上粘着新泥,其中一只还挂着一根青草。

  这怎么可能?我确定昨天没有上山,没走过草地,除非……除非那不是梦。

  可我明明是被红梅叫醒的,当时我在炕上。

  我抱着头坐在凳子上,仔细的回忆着在山上发生的一切。

  那一声声老牛之音是真实的,绝对的真实,虽然我并没有看到到底是什么在叫。

  完全没有头绪,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出丝毫端倪。

  怪事天天有,也不足为奇了。

  过了三天,我托辞湘莲的病得到了控制,而我这里缺了几味药,需要采集,独自上山。

  按照梦境里的景象,我寻找着斗蛇的地方。

  绕来绕去,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绕到了离宋娜家不远的后山上。

  她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的,我心里想着,难道会如此巧合的跟我的梦境扯上关系?这段时间怪事连连,就是再离奇再巧合,我也可以接受了。

  我快步来到宋娜家门前,推门而入。

  宋娜正在家洗衣服。

  她穿着一件肥硕花布无袖的汗衫,薄绡的料子清楚的印出皮肉的颜色,而随着她的动作,我的目光轻易的穿过她的腋下,看到胸前的内容。

  这摆明了是在诱惑男人,看来这个女人真的如同干柴一般,就等一把火将她烧的干干净净了。

  她的目光一阵火热,继而朝着屋里努努嘴,似乎是告诉我她公婆在家。

  我轻轻的咳了声,大声说:“嫂子,我上山采药,口渴了,能不能给我碗水喝?”她公婆立时从屋里冲了出来,客气的跟我打招呼。

  老爷子一边招呼我坐下,一边让老太太给我倒水。

  老太太临进门将宋娜拉了进去,小声埋怨她说的太少。

  宋娜虽然脸上很顺从,可不忘回头用媚眼撩我一下。

  老爷子背对着她,没有看到,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聊着家常。

  喝了水,我起身要走。

  老爷子连忙说:“魏大夫,你看也快要吃饭了,要不你在这里吃了饭再走?”我连忙摆手,说:“我还要去后山采几味药!那边山林密,人去的少,药草多。

  ”宋娜这个时候换了衣服出来,说:“你小心点,别遇到什么野兽!”老爷子瞪了她一眼,说:“别胡说,咱这山温着呢,没野兽!”宋娜说:“那可不好说。

  前几天夜里,我好像还听着有什么东西叫,声音大着呢!”我浑身一颤,问:“什么叫?”她咯咯笑着,说:“吓唬你的。

  可能是谁家的牛跑山上去了,叫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听她这么说,我更是心惊,更红梅再一起那个晚上的梦境又浮现在脑海里。

  从她家出来,我回头略有深意的看了宋娜一眼,大步流星的离开,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了山,我找了个高地站定往下望着,并没有看到她跟来的身影,微微的叹了口气。

  “看什么呢?”身后突然传来宋娜的声音。

  在这样的高山密林里,她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我的身后,着实吓了我一跳。

  “你……你……”我口干舌燥,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问:“你……你怎么来了?”她笑着说:“我怎么不能来?再说了,你最后看我干什么,不就是让我来找你啊?”“我的意思是怎么能出来啊?”“不告诉你!”她故意调侃着。

  我四顾周围,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这里可是荒山野岭,四处无人,你不怕我把你……”“来啊来啊,怕借你几个胆子你也不敢!”“那可不好说!”“行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啊!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怎么能跑出来找你了。

  ”我跟在她的身后,却暗中抽出一根银针,以防万一。

  走了大概十几米,她回头伸手。

  我顿了一下,将手递过去,给她握在一起。

  转过一块巨石,来到一个隐秘之所,她放开我,上前拨开岩壁上的蔓藤,现出一个洞口。

  这个山洞跟我们村的那个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这一幕,更是让我想起了当时跟兰花一起进去的情景。

  跟着宋娜进入山洞,我迅速的扫视着里面的一切。

  这不是一个山洞,更像是一个隧道,幽深昏暗。

  纵然我目力惊人,依然看不到头。

  宋娜拎起地上的气死风灯,说:“跟我来!”“怎么这里会有这样一个山洞啊?”“我也不知道,误打误撞发现的,没别人知道。

  这洞一直通到我们家,出口在我住的那个房间,厉害吧!”心中的疑问打消,我也放心了,说:“你可真厉害!不过,不能去你家吧?”“美得你!”“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怎么样了?”“你说呢!”“哈哈!原来你喜欢直接的啊。

  那好啊,你来啊,快来!”她一边做着鬼脸,一边娇笑着。

  我彻底的无奈了,摇头叹息,说:“你这是想人想疯了啊?”她突然回头望着我,神色黯然,说:“要是换作别人,早就疯了。

  ”看她这样,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没别的意思!”她轻轻的嗯了声,说:“我知道!也别太往里走了,万一声音传出去被他们听了不好,前面不远有个房间,咱到那里去说会儿话。

  ”“他们会不会找你?”“不会的!我刚说要睡觉,反锁了门的。

  我婆婆会看着那个老混蛋,不会让他去敲我的门。

  ”“为什么?”“过去跟你说!”这个山洞的确是奇怪透顶,中间真的有个房间。

  房间里有一块平滑的巨石,像一张床。

  宋娜拉着我坐到床上,体内的青丹又开始活跃起来,我的身体开始发烫。

  她肯定感觉到了,红着脸低下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屏气凝神,努力控制着青丹。

  “你怎么了?”她看出了问题。

  “没事!”“要是你真想嫂子,就来吧!这里很安全,以后出去了我也不会乱说。

  ”“不是!嫂子,你别多想……”蓦然,我眼前白光一闪,啥时间进入到一个雪白的世界。

  这个世界似曾相识——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里就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地方。

  我慢慢的转动着身体,看着周围。

  远处,一个孩子慢慢的在雪地里走着,她的身后倒着两个人。

  这一幕,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只是离的遥远了一些。

  “噌!”我的身边响了一声。

  我连忙转身察看,却见一个异装女人正躲在石头后面眺望着远处的一切,她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模样。

  那个孩子继续往这边走着,步履渐渐沉重起来。

  就在他快要走到女人隐身的石头旁边时,女人突然朝他一挥手,一团黑雾直奔他的面门。

  我大叫着:“小心!”可那个孩子根本就听不到,还没来得及抬头,就重重的栽倒在地。

  异装女人狞笑着过去踢了他一下,将他提起来,向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窜去。

  我想跟着她,却无能无力,只能远远的看着。

  异装女人到那两个人身边,先是仰天大笑,之后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地上的两个人突然同时暴起,扑向异装女人。

  那女人连忙将孩子抛下,伸手招架。

  从地上起来的那个男人一掌抵在她的手上,一手扯下她的面纱……我大叫一声醒过来,看宋娜正蜷缩在房间的角落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嫂子!”我轻轻的叫了她一声。

  她怯怯的望着我,问:“你……你刚才怎么了?”“没事!”我站起来,回头端详着刚坐的石头,看来这石头很有问题。

  “要不,我们走吧!”她显然被吓坏了。

  “真的没事了!我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没控制住自己。

  现在好了。

  ”“可我还是怕!你刚才很吓人!你的眼神太……太恐怕了,像要杀人一样。

  ”更之前一样,梦就是我,我就是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过去拉着宋娜。

  心有余悸的她声音颤抖着:“我们还是回去吧,以后有时间再说,我……我害怕!”我叹了声,说:“那就走吧!你回家,我从那边出去。

  ”她匆匆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漆黑的山洞里。

  我没走,因为这个山洞肯定跟我有着某种联系,否则不会让我看到刚才的一切。

  凝结目力,控制青丹,我轻轻的抚摸着房间里的石壁,希望能找出线索,破解心中的疑团。

  石壁光滑如冰,温软如玉,摸着十分舒服。

  要是非要具体出一个感觉,宛如是抚摸着妙龄女子的身体。

  

  几个姐妹聚会时,聊起了一个话题:如果嫁人以后的生活状态还不如现在,那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两个人不如一个人,何必嫁人!我们都在期待一种压轴的爱情。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碰到邻居亲戚朋友,总会关切地询问我的终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应该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他们,我还单身呢。

  常常他们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女孩子这个年纪,可得抓紧了。

  转而又笑眯眯地说:要不要替你介绍啊?我哭笑不得。

    确认我真的没有男朋友,亲戚圈同事圈朋友圈开始热心起来。

  他们会把那些不同种类的男人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拉出来,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体面职业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从不拒绝这些相亲,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无论是在大排挡或者星巴克还是在公园。

  可是无论怎样,总没有我期待的那一种压轴的感觉。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亲戚朋友们也大多灰了心,总是不解地问我到底要什么样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会罗列很多标准。

  他们会说,你那不是找对象是招聘。

  记得一个同事曾经劝我说,别太挑了,女孩子过了二十五,每过一天,男人对她的兴趣便少一点。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滞销品,再也别想卖出去。

  趁自己还有点资本,赶紧嫁人!我不以为然。

  我觉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觉。

    一个闺中女友终于喜欢上了一男人,男人对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种,给她买她喜欢的任何东西,有人欺负她,他会把那人揍个半死,我们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的保护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可后来,闺中女友还是选择了离开。

     男人千方百计找到我,讲完之后一脸茫然地问我,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这么爱她,她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静地听完,没办法给这个疑惑的男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们从咖啡店走出来,过马路时男人瞅到一个空当便快步跑到对面向车流这边的我招手说,快啊。

  我有些无奈地笑了。

    我问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牵女孩的手。

  他说,在公园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说他过马路时一定比女孩快。

  他点头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女孩在刷碗扫地的时候,他一定是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报纸或者DVD。

  男人摸着头说自己似乎明白了。

  我说,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个阳光午后,我接到那个男人的电话。

  他很兴奋地告诉我,说女孩又回到了他身边。

  我问他是怎么做的。

  他说费了很大力气才约到女孩散步,还专挑路口走,过马路时站在女孩左边,紧紧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给她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早晨买早点给她。

  我笑了,说你现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说,明白了,明白了,她跟着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个人来疼的。

    终于,我也决定嫁了,在姐妹们的逼供下我终于招供:开始,尽管和他交往了一两年,但从没动过要嫁给他的念头。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烧饼夹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两站车买烧饼,再坐五站车来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门口,尽管他浑身透湿,还是把手机荧光灯打开,照着我从容地找到钥匙、开门、进门,并坚持一定要看我进门,一层层地上楼,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灯后方才离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没能合眼。

  到天亮,就决定嫁给他了。

     谁是爱情的压轴?不见得是条件最佳或人气最旺的那一个,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动女人心的。

    她原来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母亲常逼着她去见不同的人,不断地相亲,让她不胜其烦。

  她的朋友是个两肋插刀的热心人,就把我拉来替她挡驾。

  这样我和她才相互认识。

    在双休日的时候,她就把我领回家,目的是向母亲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劳烦她老人家整天担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亲面前表现得极好,我衣着光鲜、谈吐得体,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的,只是在临走之前,她的母亲对我说:“我们家住得比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达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来接送她?”她是医院的护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们家又住在城边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还荒废着没有建房子,晚上也没有路灯,黑漆漆的。

  我马上点头答应:“这以后就是我的责任了。

  ”  从她家出来,她满是歉意地说:“真是对不起,又让你揽了一件苦差。

  看来我要欠你越来越多了。

  ”我却微微一笑,说没什么。

  其实,我还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经对她有好感了。

     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专职司机,常用我那辆益豪摩托车载她上下班,有时是早上,有时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装设计的,时间由自己来支配。

  我最喜欢早晨去接她了,因为那时可以看见最清鲜的她,一尘不染的像个天使。

  还有,我也喜欢通向她家的那条小路,两旁种满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骑车带着她掠过开满茉莉花梢枝蔓边,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给我带来馨香的同时,也给了我一份迷茫:她也会像我爱她一样爱上我吗?我帮她在她母亲面前演戏,如果我要再进一步的话,就好像是帮过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报,太有点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无法主动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个腼腆矜持的女孩,也不会把爱说出口。

  难道我与她之间,永远就只能是假恋人的缘分?  我向一个知心朋友倾诉我的苦恼,朋友试着帮我解迷:“你用摩托车带她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这有什么关系?”朋友说:“有点说头,如果你感觉到背后空空没感觉的话,那就证明她离你的身子远远的,表示她要与你分清界线。

  如果你感觉到背部有暖意的话,嘻嘻,就有戏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脸往你背上肩上贴呢。

  ”  听了朋友的这番话,我茅塞顿开。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渗进体内,直达我的心间。

  在经过茉莉花丛的时候,我把车停了下来。

  她轻问:“怎么了?”我说:“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错,我们到那边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吗?”她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那一晚我们从假恋人变成了真爱人。

  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来,爱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着我回头去发觉。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自从怀孕以后,张雪和老公赵建就没有过夫妻生活,而孩子出生后赵建更是忙的脚不垫地,更是没有精力和她过生活。

  这么一会林三在她胸部那样,让她许久未被男人触碰的身体敏感不已,双腿中早就难受的要命了,她此时多么想有个东西填充一下自己空虚的身体。

  “三哥,我能感觉到里面还有一点颗粒没有出来,你再帮我一下吗?”张雪的话着话身体有些焦躁的扭动着,双腿不知不觉间就搭在了林三的身上。

  看着张雪的反林三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张雪真的动情了!即使知道她是什么想法,林三也不会揭穿,自己巴不得继续下去呢。

  他的手轻轻的试探的往上滑动见张雪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他才将嘴巴从出口挪开,一点点的往上移动亲吻,她的锁骨,她的修长脖颈……一路畅通无阻,抬头看的时候,只见张雪一脸享受的闭着眼,身体扭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了。

  “唔……三哥快点,往下,再往下,好舒服呀……”张雪此时已经是意乱情迷,浑身躁热,双腿中像是有只虫子一般。

  “快……好痒……”张雪说着,竟然双手往下,主动将自己的裤子褪下。

  一瞬间,林三的眼睛都直了,看着那美丽的风景,林三咕咚咽着唾沫。

  轰……林三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眼前的风景,就像是沸腾岩浆,即将爆发出三十年老光棍的威力,天崩地裂。

  “妹妹,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三哥帮你。

  ”“要,三哥,快,快,我难受。

  ”张雪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林三此时也是早就忍耐不住了,那里都要给撑爆了,看着张雪大开着双腿,身体剧烈的扭动着,林三知道是时候了。

  林三想着,浑身一震,眨眼间就将裤子推到了腿弯上,而后双手将张雪双腿一扒。

  瞬间前路再无阻拦,耳边只有张雪嘤.嘤恳求之声,还有眼中那迷人之所。

  林三身体狠狠往前一送……可是就在他要进行下一步时,一直在婴儿床里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

  “哇(男女性故事)……”婴儿的哭声让张雪睁开了眼,也吓得林三停止了动作。

  四目相对,张雪满脸羞红紧咬着唇片,也不说话,羞恼的将林三推开,而后轻摇着腰身朝婴儿床走去。

  林三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张雪清醒了,看着张雪急速的提上裤子,尴尬的冲着张雪喊道。

  “妹子,孩子饿了,你赶紧喂奶吧。

  ”听着林三的话,张雪羞赧的扭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责备他喝了太多。

  张雪将孩子抱在怀里,孩子闻着味就将香喷喷的饭含在了嘴里,张雪羞涩的看了眼林三,而后抱着孩子朝床边走来。

  看着孩子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林三老脸一红,暗道这小家伙怎么发现我抢他饭了。

  林三真不想走,万一孩子吃饱后,张雪又来了感觉呢?他继续贪婪的看着张雪喂孩子。

  “妹子,你以后可得注意了,要是奶太多了,孩子吃不完,你就挤出来放在奶瓶里,可不能再淤积了。

  ”林三叮嘱道。

  “啊?还会淤积?”“嗯,所以你要注意,这不是病,但是这就像是清理河道一样,堵不住只能疏通。

  再说了要是经常淤积,很容易引发妇科病,可会坏了身体。

  ”林三说的是实话并没有任何虚假,可是经历了涨奶之痛的张雪在知道很有可能再次淤积后,立马害怕起来了,语无伦次的说道。

  “三哥你可别吓我,要是再淤积了,可咋整呀?”“再淤积了你要抓紧说,到时候抓紧去医院处理。

  ”林三叮嘱道。

  “你不是会吗?而且刚才你处理的很好呀。

  ”张雪说着满脸绯红都不敢看林三了。

  “咳咳……”林三干咳着出了房门,他担心再这样交谈下去,他会忍不住。

  累了半天的林三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而后躺在床上睡着了,他做梦了,而且做的男人的梦,梦中张雪半躺在床上,摇曳着身姿,冲着他勾手指……接下来几天林三都在等着张雪主动找他,可是一连一周张雪都没有找他,甚至是连面都没有碰到,林三知道那天的事情让她抹不开脸。

  晚上睡觉前林三感叹着到手的桃花运没了,可是就在他属羊数到嘴抽筋的时候,微信突然响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25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409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60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53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603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4821.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495.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