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okemon boobs,新手必看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进了兽医所,孙妍就看到师父吴宝库坐在那里,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心跳就加快了。

  “来了,今天要考的内容都记得吧?”一进屋吴宝库就严厉问道。

  兽医的东西本来就生涩难懂,有很多东西她都不知道,师傅就将如何给狗配种的书给她看,她能记住才怪。

  “师傅……我……我没记住……”吴宝库一听,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

  “怎么又记不住,我不是说了么,今天要讲给动物配种,首要的就是动情,既然你不忘了,师傅就再教你一边!”说话间,他直接拉着孙妍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要想让动物配种,就要让动物动情,这动情,就需要手法的,在师傅身上练,按照师傅说的做。

  ”吴宝库严厉道。

  孙妍俏脸通红,她哪里碰过男人的身子,想要将手抽回去,谁知道师傅抓的很严,她根本抽不回去。

  吴宝库感受到她往回抽着手,脸色很冷,“我教你东西,你最好乖乖学,这种练习的时候不多,你要把握好!”说完,吴宝库就松开了她。

  孙妍当然知道,可是她就是害羞,她一个大姑娘,怎么好意思摸男人,可是她又不能不学,毕竟她想要学本事。

  “师傅……我……我知道了……”孙妍低着头,抿着嘴道。

  “哼,知道最好,现在师傅把衣服脱了,你轻轻揉师傅的胸口,记住,手法一定要轻柔!”吴宝库哼了一声,直接将衣服脱掉了,随后拿着她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孙妍俏脸通红一片,师傅毕竟是个男人,她还是个小姑娘,怎么好意思做出这么羞人的动作,这种感觉,简直让她羞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可是,她又不敢违抗,只能咬着牙按照师傅所说的,轻轻按着。

  吴宝库点了点头,“手法还可以,不过需要加强锻炼,你也不用害羞,咱们学兽医的整天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要是脸皮薄,以后怎么给动物配种?”说完,吴宝库又道:“给动物按摩,只是第一步,为的就是让它不讨厌你,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要让动物达到可配种的标准,那东西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命根子!”孙妍听到师傅这话,俏脸更红了,她看过兽医的书,知道师傅嘴里说的就是动物的那里,恶心死了。

  “看来你知道,那就好办了,动物的那里和人的一样,这样好了,为了让你尽快掌握这种技能,你就用师傅的练吧。

  ”说完,吴宝库直接将裤子褪了下来……孙妍俏脸顿时就变了,瞧着师傅的身体,她整个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忙背过身子!这可是男人的宝贝,她怎么能看?师傅怎么要让她看?“师……师傅……您这是要干嘛?”吴宝库冷着脸,哼了一声,“干嘛?当然是让你学东西!”孙妍脸上还是带着惊恐,紧忙问道:“学……学东西可以,可是您……”吴宝库一听,顿时怒斥起来。

  “我怎么了?我告诉你孙妍,我这是教你如果帮助动物配种,你要是以为我在占你便宜,你就立马给我滚蛋,我还懒得教你这种学徒!”孙妍自然不想离开这里,她还想着以后学好了本事,帮父亲赚钱呢。

  但是,她真的害怕,甚至不敢看师傅那里,毕竟她是个丫姑娘家家的,怎么好意思。

  “师傅……我……我想学……”“想学,就转过来!”吴宝库呵斥道,孙妍不敢不听,下了老大决心这才转过身来,可是低着头,不敢看师傅那里。

  “过来,把手伸过来!”吴宝库声音中透着不可违抗的命令,孙妍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走过去,伸出小手。

  “我告诉你,小妍,这男人的宝贝和所有雄性动物一样,只要你在我这里练出手,以后所有就没有什么雄性动物可以难倒你,但是你如果不好意思练习,那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徒!”吴宝库说完,哼了一声,开口道:“手法还是不变,柔一点,掌握好力度,而且还有,你看这里,这个凹槽,是所有雄性生物最灵敏的地方,只要你轻轻磨砂这里,就会让雄性动物起反应,来,按照我说的去做。

  ”孙妍有点害怕,但是还是照做了,她轻轻动着,抚摸着师傅说的凹槽,心理按耐住恐惧全部记了下来。

  吴宝库眼里的目光,闪过一丝愉悦的舒畅,这小手的力度,简直让他沸腾!孙妍漂亮极了,谁能想到这么个十八九的俊俏姑娘,此刻用自己的宝贝练手。

  虽然她有点不乐意,但是吴宝库还是兴奋!“对,这就对了,你的手法很正确,不过,还是要勤加练习。

  ”吴宝库说完,微微一笑,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

  孙妍见状,紧忙抽回了自己的手,她到现在还是有点害怕。

  “现在,让雄性动物起反应的手法你已经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师傅要教你雌性动物怎么让它起反应。

  ”吴宝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带着一丝火热直勾勾的盯着孙妍胸口,狠狠咽了口唾沫。

  “师傅跟你说,雄性的和雌性的不一样,手法不一样,灵敏点也不一样,咱们这里也没有雌性动物,为了让你更好的学会,你就在你自己身上教学,以身教学,身领神会,来,把衣服褪了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宝库直接伸出手,有点迫不及待的去扯孙妍的衣服!孙妍吓坏了,身子立马躲到一旁,惊恐的看着吴宝库。

  “师傅……您这是……”她是个大姑娘,还没有嫁人,师傅怎么能扯自己衣服呢!吴宝库缓过神来,眯了眯眼睛冷声道,“雄性动物我们学完了,现在要学雌性动物的,怎么了?”“可是……您扯我衣服干……干什么啊……”孙妍紧张开口!吴宝库哼了一声,冷声道:“废话,想要学习雌性动物的技巧,就只能在你身上练,不然在我身上?怎么?你不想学?不想学的话,就让你爸领你滚蛋。

  ”一听这话,孙妍顿时就蔫了,想到父亲的辛苦和期许,她露出犹豫,父亲不容易,她想要帮父亲分担,如果不学本事,她还能干什么?可想到褪衣服,她心里还是突破不了这个障碍,她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姑娘,长这么大还没和男孩子牵过手,现在却要褪光了衣服给师傅看,她怎么可能好意思!她纠结着,不想褪衣服,可是不褪衣服又怕师傅撵自己走,急的她眼泪汪汪的,小模样可怜极了。

  吴宝库哼了一声,见她没动,作势就要拿手机。

  孙妍一听,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急忙道:“师傅……您别打电话,我……我褪还不行么……”说完,她挣扎着伸手摸向扣子,咬着牙轻轻的解开,顿时,美妙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吴宝库的眼中,孙妍皮肤很嫩,就像是瓷娃娃一样,吹弹可破。

  只可惜,那白色的小衣,将美妙的风景遮盖了大半。

  “小衣也褪了。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命令道。

  “这……这个也要褪?”孙妍俏脸通红,吓了一跳。

  吴宝库顿时道:“废话,你见过哪个雌性动物穿小衣的?”一听这话,孙妍抽了抽小鼻子,只能咬着嘴唇,红着脸解开。

  让人目眩的风景,一下子跃进了吴宝库眼中,如此的近距离,吴宝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手放上去,手法和刚才一样,之后告诉我你的感觉!”吴宝库目光火热的盯着她,声音却很冰冷。

  孙妍只能听话照做,伸出小手放上去,轻轻揉按着,她红着脸,平时自己看自己的身子都害羞,现在还要在师傅面前这个样子,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没什么感觉……”孙妍捏了几下说道。

  “没有?”吴宝库哼了一声,“你用手轻轻揉按最高点,再感受一下。

  ”孙妍害羞的要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傅的命令,轻轻按起来,顿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让她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

  “怎么样?有感觉没?”吴宝库问道。

  孙妍害羞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吴宝库眼中满是火热,看她自抚了半天,早就有些抑制不住了,狠狠咽了口唾沫,开口道。

  “不过,你的手法还是生疏,来,让师傅好好教教你!”说话间,吴宝库伸出布满粗茧的双手,迫不及待的放了上去……手上传来的惊人触感让吴宝库爽的直哆嗦。

  极品!小腹里的火烧的他浑身燥的慌,却还是故意板着脸咳了咳嗓子。

  “让雌性动物动情的过程要更复杂,你仔细看我的手法。

  ”言罢便是开始肆意享受起少女的美妙,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大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大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大,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儿,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性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

  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乳常识,哺乳过程是咱们哺乳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性,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大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儿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胸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唇,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

  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

  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大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大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唇,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大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儿,还是个十八九的黄花大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大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

  你女儿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

  ”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大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儿挺聪明,一学就会。

  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大炕上性经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

  得用东西帮雌性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大了点,电话中的孙大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吴宝库脸色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

  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大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屁股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屁股,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别……别,师傅,我愿意!”孙妍也没多想,更怕那儿真的会溃烂。

  她耷拉着脑袋把裤子连同粉色小裤褪下,而后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脚尖踮起,屁股高高翘起。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76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427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85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95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56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35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1824.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6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