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包養,新手必看

“芳菲,你怎么出现在男宿舍区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个稀碎!”一通臭骂,顾芳菲扬长而去,火气冲天,徒留那男同事被骂了个满头雾水。

  待顾芳菲走远后,他这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周围,只有老张屋子里开着门。

  他走到老张屋子里,问:“老张,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顾大乘务长了,你看看把她给气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门来了。

  你是不是牵引飞机的时候她还没下机啊?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这事可大可小的,赶紧去赔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张还是没好心情,直接把他给轰走了,‘砰’的一下闭上门。

  老头吃灰,这男同事郁闷到不行,直嘀咕:“这大早上的,我招谁惹谁了我……”坐在凳子上,点燃一支烟,老张闷头抽着,任青烟袅袅。

  他终于明白顾芳菲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这不是倔强,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就是心里那道坎儿过不去。

  许墨惦记上了刘楚楚,他也惦记上了刘楚楚,更是在即将发生激情碰撞的瞬间接起了刘楚楚的电话,顾芳菲心里为此别扭的厉害。

  倒也是,任谁光着身子准备奉献一切了,却被轻轻一通电话给打败,都会恼火。

  只是,他当时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着撮合这对好姐妹而已……一根烟抽完,老张依旧愁到不行,实在不知该如何解决是好了。

  深吸口气,长叹一声,老张起身收拾起了手机残尸。

  还好是款老式诺基亚黑白机,吹吹土擦干净,扣上电池照样用。

  将电话拨给了刘楚楚,然后他在电话里对刘楚楚说,“芳菲都知道了,她现在显得特别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见你,毕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儿。

  你呢,最近也就先别跟她打招呼了,让她缓一缓,毕竟这事对她冲击也挺大的……”婉言将眼下情况美化过后告知刘楚楚,电话那头的刘楚楚特别高兴。

  她不需要顾芳菲的道歉,只希望这个好姐妹不要再误会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随后的时间里,她对老张表示真诚的感激,并邀请中午共进午餐,她请客。

  这种事情老张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馋饭,只馋能跟刘楚楚在一块。

  可这次他拒绝了,“刚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饭了,我想睡会儿。

  ”跟刘楚楚结(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束通话后他确实睡了,也确实是累,但却跟夜班无关。

  对于顾芳菲,他隐隐有些心疼,可更多的还是种纠结。

  左手刘楚楚,右手顾芳菲,他哪个也喜欢,哪个也想要。

  原本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可倒好,竟然还要挑一个,这幸福来的……真凶恶!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老张还没睡醒,敲门声就‘咚咚咚’的急促响起。

  下意识的老张认为是刘楚楚或顾芳菲,毕竟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这俩女人身上。

  可当他急赤白脸的开门后却发现,来人是同城派送员,说是有派件让他接收。

  老张都不知道谁会给自己同城派送东西,这不是有钱烧的么,不会自己送?签字后接过东西,老张回屋拆开——一部崭新未开箱的手机……手机还没开箱呢,发票飘出来了,某国产手机品牌保时捷设计那款,售价高达15000多元,老张都懵了。

  这是手机?这简直就是块金疙瘩啊!虽然没有留言是谁送的,又为什么送,但老张第一眼看见就猜到了顾芳菲。

  这么贵重的手机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个视频发个微信,他哪需要这么好的手机。

  要不是诺基亚黑白机不能上微信的缘故,他两年多前都不会买那块红黍手机。

  糊弄着洗了把脸,老张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往顾芳菲家去了。

  来到顾芳菲家门前,房门敞开着,屋内就传来噼里啪啦的摔打声,还夹杂着两人的对骂,顾芳菲跟许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听,猜也能猜出是因为那个视频的事情。

  老张正琢磨着要不要进屋保护下顾芳菲呢,毕竟吵架中动手是正常的事。

  许墨虽然下面废了,可胳膊腿的还利索呢,打俩顾芳菲富裕。

  可就在这时候,许墨气冲冲的冲出,头还一直扭着对屋里的顾芳菲大骂,骂她是个不守妇道的贱货,骂她对待爱情不忠诚之类的。

  骂的挺狠,火气也挺旺盛,以至于扭着头直至冲进电梯内,都没看到出门时门口有个老张。

  许墨都走了,老张也就没啥可忌讳的了,抱着手机进入了屋内。

  哪成想刚进门的,唰的一个白影就砸了过来,都来不及躲避的,脑门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随即顾芳菲的骂声响起,“你滚,明天咱们就离婚,离婚!!!”老张相当的憋屈,“芳菲,你砸错人了……”“老、老张?!”看着捂着脑袋,手指缝里有鲜血流出的老张,顾芳菲都懵了。

  刚刚出门的不是许墨吗?这怎么放个屁的工夫,就变老张进门了……坐在沙发上,顾芳菲替老张往头上裹着纱布,老张手中还捏着打他的凶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纱照摆架,那摆架的一角还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这下砸的真不轻,边角尖锐顾芳菲又是铆足了力气,一下子就见了红。

  替老张包好纱布后,顾芳菲气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俩手机你就不乐意了,赔你个手机你还赶紧屁颠屁颠的送回来,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该!”说是这么说,可随后她还是紧赶着询问,问伤口还痛不痛,用不用到医院看看。

  那紧张的关怀劲儿,就跟恩爱的小媳妇儿似的。

  老张表示脑袋没事,随即解释起了手机的事情。

  “我不疼手机,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电话是想让你跟楚楚谈个清楚,毕竟你们曾经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还没解释完的,顾芳菲脸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行了,别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亲热,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来干什么?手机我也赔你了,咱俩两清,以后谁也不欠谁。

  你要是觉得头上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赔你一万块钱,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气呼呼的说完,顾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刚起到一半的老张就一把拉住了她,将她给生生拽回沙发上。

  “芳菲,你听我跟你说,楚楚她……”“我跟你说八百万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聋!!!”顾芳菲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有种近乎疯魔的状态。

  老张也是气到不行不行的,当时就一把将顾芳菲掀翻了,更是将她居家的宽松睡裙给扯破,任她胸前傲娇的美好暴露在视线中。

  不过顾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扑了上去,然后二话不说‘吭哧吭哧’就是一顿啃,直啃的顾芳菲当时就魅声迷离,娇吟难止。

  虽然开始时还有所痛骂,但渐渐的就放弃了防抗,一双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张身上肆意摸索着,爱抚着,释放着内心中的疯狂渴求。

  老张也是难受到了极致,双手褪下了顾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裤裤,然后拿手掌肆意地爱抚着,撩拨着,给予顾芳菲强烈的刺激。

  娇息急促中,顾芳菲狠狠咬了老张耳朵一口,羞愤道:“你不是不要吗,老畜生!”这声老畜生,骂的特别狠,但这时候从顾芳菲旖旎的语气中响起,却有种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张根本不恼,他也明白顾芳菲只是欲到深处的深情释放。

  将顾芳菲媚人的娇躯抱起,老张往卧室内走去。

  “小骚货,谁说我不要你,我做梦都梦到好几次跟你干那种事,干到你跪着求我放开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顾芳菲大羞,但同时却也兴奋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机会过六十大寿!!!”一个西门庆,一个潘金莲,当干柴与烈火交织碰撞在一起时,那必将是一场举事皆惊的大激情。

  大床上,顾芳菲娇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张紧随其后扑上。

  顾芳菲连忙伸手护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儿!”老张还管那些,一把就将顾芳菲白皙的小手给扯开,“戴个鸡毛的帽儿,老子不喜欢跟你这小骚货之间有隔阂,我要狠狠的爱死你!!!”

上身一套修身小西服,里面V领的打底衣,更是展露了一丝女人的性感,又不让人觉得放荡!极品!陈凡心里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做了一个评价。

  如果说仓佐梨音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女人代表,那眼前这个令人惊艳的女人,就是日本新一代女性的杰出代表。

  “陈凡桑,这是我的姐姐渡边美优。

  ”渡边一郎开口对陈凡说道,然后又紧接着对渡边美优说道:“姐姐,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陈凡桑。

  ”陈凡听到渡边一郎的话,有些好奇,为什么她会和自己姐姐提自己。

  渡边美优听完渡边一郎说完之后,也是微微欠身对陈凡鞠了一躬。

  陈凡了解,这是日本的见面礼仪。

  正当陈凡准备入乡随俗,还以礼仪的时候,却注意到渡边优美因为身体前倾,那V字领口微微张开露出的美景。

  凝脂如雪般的肌肤,山沟般的深渠都让陈凡沉浸其中,移不开视线。

  没想到渡边一郎有一个恍若仙子的女朋友就算了,他姐姐居然也如此的让人着迷。

  自己已经拿下了仓佐梨音,如果再能和渡边优美发生点什么,那陈凡觉得自己人生就圆满了。

  至少渡边一郎这个朋友他没有白交!眼中只有那V字领里面景色的陈凡,幻想着如果脑袋埋在这里面会是什么滋味。

  想着想着,陈凡竟然抬起手慢慢向眼前伸去……“美优桑,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因为渡边美优与渡边一郎同姓,陈凡很自然的就带出了她的名字。

  渡边美优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微笑将手也伸了过去。

  她也听说过一些陈凡那边的习俗,大部分都是从渡边一郎那边听到的,便回应着也伸出了手。

  两人微微一握,陈凡还没有消火的身体立刻再次起了反应。

  这渡边一郎的姐姐不仅看上去美丽动人,就这么一握手,陈凡立刻感受到了她皮肤的细腻与柔滑。

  能够感觉得出来,她保养得很好,如果(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说连手部这样经常外露在空气中的部位都如此滑嫩的话,那其他地方……想着,陈凡感觉自己有些沉浸于此,刚刚在那领口看到的绝妙风景让他更加的神往了。

  看到陈凡没有放开自己手的意思,渡边美优脸微微红了一下。

  早就听说陈凡是个非常好的男人,不仅有着自己的事业,本身的魅力更是不输那些在社会上层的男人。

  想到这里,渡边优美再次摆出笑容,握着陈凡的右手轻轻的做出了一个揉捏的动作。

  “陈凡桑?”陈凡因为这动作回过了神,并不好意思的放开了手。

  他看着渡边优美那微笑的脸庞,回味着手上的触感。

  刚刚她捏了一下自己是吧?这是在暗示自己么?陈凡此时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思维,在这个屋子里和两个极品美女共处一室,是个男人都没法冷静下来。

  借着酒劲,陈凡开始和渡边一郎侃侃而谈起来。

  因为自己闯荡社会的经历,陈凡完全不会没有干货,每一个话题都能聊得起来,这也让一旁的渡边优美对陈凡的好感又上了一个层次。

  很快,渡边一郎不胜酒力再次趴在了桌上,这回看起来是真的不行了。

  而为了助兴,渡边优美也陪陈凡喝了几杯,这几杯下肚她此时小脸已经通红,配合上那恰到好处的淡妆,那副迷人的姿态勾的陈凡有些忍不住了。

  他悄悄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很快就做到了渡边优美的身边。

  感受到了身体的接触,渡边优美并没有表现出反感,反而将身体也往陈凡那边凑了凑。

  除了淡淡的酒气之外,陈凡能够闻到的更多的是来自渡边优美那刺激男性荷尔蒙的淡淡体香。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很贪婪的嗅着。

  “你好香啊。

  ”陈凡在渡边优美的耳边轻轻的说着,那暧昧的话语配合轻轻的鼻息,弄得渡边优美耳边痒痒的,那种难耐的感觉迅速蔓延至了她的全身,让她不自觉的挺了挺自己的身体。

  瞬间,陈凡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臂上一阵柔软,渡边优美竟然轻轻的抱住了他的手臂,并将她那毫不逊色于仓佐梨音的峰峦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她像是没事人一样,不断的前后挤压着,陈凡不禁侧眼在看了一眼。

  从那V字领口向下看去,能够很清晰的看到那沟壑不断挤压变形的有人场景。

  陈凡的身体已经忍受到了极限,他看到渡边优美如此的主动,而渡边一郎在一旁睡去根本没有要醒来的征兆,他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他试探性的将手朝着那包裹着黑丝的细长大腿上身去,在触碰到腿部的一瞬间,渡边优美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陈凡知道,现在的她因为酒劲上来的关系,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敏感了,加上她如此主动的表现,即使自己在往下试探,她也不会再拒绝了。

  想着,陈凡微微勾起嘴角,整个脸朝着领口处直接埋了过去。

  那存在在缝隙之中极具荷尔蒙的气味以及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他一边不断摆头感受着,一边伸出舌头在那粉嫩的肌肤上贪婪的舔舐,仅仅是这样,渡边优美就有些无法忍受,轻轻的发出了喘息声。

  而陈凡在腿上的手并没有闲着,不断揉捏的同时朝着上方不断地探去。

  很快,他就触碰到了包裹在腿部的裙子,他毫不犹豫轻轻将裙摆朝外拉开,将手彻底的探了进去。

  这时,渡边优美微微的摇了摇头,用着十分成熟而又诱惑的声音低头轻轻说道:“不行哟陈凡桑,别忘了妹妹还在呢。

  ”不过,现在的陈凡哪管得了这些,被欲望完全支配的他没有将手拉开,反而更加用力的朝里面挤压,一副要从那紧紧夹着的双腿之间杀出一条血路的气势。

  一下子,他探到了底部,而就在感受到手指触感的一瞬间,渡边优美轻哼了一声,然后张开了双腿……渡边优美最后的矜持因为陈凡的动作而彻底放下。

  她双腿大开,配合着陈凡手指的动作微微挺动着身体,双眼紧闭一副享受的样子。

  此时,陈凡竟然觉得这黑丝过于碍事,阻隔着自己进行更深一步的探索。

  他想起了一些电影中出现的情节,脑子一热,将渡边优腿上的黑丝直接撕扯出了一条口子。

  渡边优美感受到腿部一凉,立刻反应了过来。

  “陈凡桑,别这样……”“这太碍事了,到时候给你买几条就好了,没事的。

  ”陈凡喘着粗气,动作变得更加的粗暴了,一个用力便让黑丝顺着渡边优美的大腿直接开到了包裙最深处的地方。

  他迫不及待的再次将手探去,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了那份柔软的触感。

  竟然是蕾丝花边的小内内!陈凡带着坏笑看了渡边优美一眼,渡边优美脸颊通红,微微喘息配合眨眼时睫毛的上下摆动,十分的诱人。

  她含情默默的看着陈凡,轻轻将头凑了过去,在陈凡还靠近自己领口的额头上留下了一抹唇印。

  “这个就别撕了,不然我就不让你继续了。

  ”她在陈凡耳边轻轻的说着,这极具暗示性的挑逗让陈凡更加无法忍受了。

  他上下开工,左手不断的在裙子里搅动着,而右手也没闲着,配合着头部的动作将V领的衬衫扣子解开。

  一瞬间,被紧紧包裹着的山脉随着扣子的解开跳动了出来。

  陈凡这才完整的看清,不禁感叹了起来。

  这大小和形状简直完美,比仓佐梨音的还要养眼。

  一郎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姐姐呢,真是羡慕死了!陈凡立刻将右手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这个垂涎已久的尤物,那极度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立刻将唯一还遮挡着的花纹一把拉下。

  看了一眼那粉嫩的小可爱,他一下子将头再次埋了进去,像婴儿一般吮吸了起来。

  “啊……”渡边优美再次闭上眼睛,享受着陈凡的服务。

  逐渐进入状态的她喘息声越来越沉重,压抑在喉咙口的声音也逐渐的释放了出来。

  虽然知道这可能会被还在厨房忙着的仓佐梨音发现,但她已经慢慢的将这个顾虑抛在了脑后。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凡在裙中搅动的左手轻轻拉开了那层薄薄的蕾丝,探进了那个早已泛滥的神秘地带。

  那湿润的触感让他吓了一大跳。

  他没有想到渡边优美的反应会如此剧烈,甚至比一直得不到满足的仓佐梨音还要夸张。

  他想起了渡边一郎曾经提起过,他的姐姐虽然已经二十大几了,但始终没有要结婚的迹象,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

  一个如此有气质,身材又无懈可击的女人,要找一个男人会有这么困难么?这个疑问一闪而过,但他并没有深究,在外部划动了几下之后直接将手指放了进去。

  那紧紧包裹的感觉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快要到三十岁的女人,陈凡再次挤入一根手指,用两根手指转动了起来。

  感受着那滚烫而又润滑的触感,他开始摆动手臂,并渐渐的加快频率。

  这一刻,渡边优美眉头紧缩,整个身体慢慢的蜷曲,将陈凡的头彻底的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陈凡不忘用舌头不断刺激渡边优美,右手抓住另外一边不断揉动。

  在上下同时的刺激下,渡边优美长着嘴大口的喘着气,那不太符合她气质的细弱呻吟刺激着陈凡的感官,让他手部的动作进一步加快。

  一阵剧烈的收缩,渡边优美身体剧烈颤抖了几下,然后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身体瘫软的靠在了陈凡的身上。

  陈凡知道,她是到达了顶峰。

  在这种氛围之下,加上酒精的作用,那种感觉的确非常美妙。

  他松开了早就勒到不行的裤带,将前端的拉链拉了下来。

  渡边优美侧眼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笑容。

  “陈凡桑,让我来吧。

  ”说着,她轻轻推开陈凡靠着自己胸口的头,然后整个人趴了下去。

  看着那美妙的身段此时在自己的身体下方,陈凡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征服感。

  这个女人现在主动的趴了下来,正在用自己的双手解着自己的裤子!陈凡微微抬起身体,配合着渡边优美顺利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并拉到了膝盖处。

  看到那令仓佐梨音无法拒绝的雄伟之物之时,渡边优美楞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唇。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我得好好服侍它一下了……”这一次的感觉会和仓佐梨音有什么不同呢?陈凡的第一想法便是这个,为了能够更好的感受,他抬起了头,闭上了双眼。

  

还首秀?都已经第二次了!如何召幸妃子龙傲天也尾随其后,他在后面听到李子奇的喊叫,心里预感不妙,可此时唐可可已经率先一步进入了电梯。

  樱华市的百货商场有很多,但要问哪一家最出名,那一定是非樱达商城莫属了。

  孔茜,你刚才是怎么啦?怎么一下子就昏了过去,是不是贫血还是?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攻是军人占有欲强肉阿南,公主抱着他。

  夜枳真的很想掐死嬉皮笑脸的少年。

  她侧眸一看,没有意外地发现身旁只剩下一个参赛者。

  不如说反而因为你一遍遍地强调辛苦,让我确确实实感觉到我实在是有点辛苦呢。

  如何召幸妃子在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哥哥并不是人类时,她的世界就扭曲了。

  事到如今才说这种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你的防范意识了。

  齐杨看了看斯泽洋静默的侧颜,似有触动,心里暗自惊道:居然没有反驳啊……踏上寻找魔法少女的征途吧!666同学!如何召幸妃子但是高二的学生大部分可都搬完书了,因此学校内还是有那么些人的。

  何悦担心道。

  那是什么,好奇怪的理由……拥抱,从身体的行为反过来对心理活动施加变化,这是简单地操作。

  许可找蓝冰索吻。

   啊~唔…胸口一阵剧痛传来,我大叫了一声,睁开了满是水汽的晶蓝色眼睛…我皮笑肉不笑的说,不会啊,我很高兴妹妹你能羡慕我的生活呢,说实在话,我挺喜欢这种一个人的生活的,哈哈哈。

  秦和虽然不是好色之徒,但是有美女主动上门,也算是走了桃花运。

  攻是军人占有欲强肉而钱心悦听了之后则是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往回走去。

  张教授说了句估计是吧。

  如何召幸妃子宁颂的胸口翻领边别着一个别针一样的东西,不过上面目前什么都没有,看上去是留给校徽的。

  比如洗澡的时候尾巴太大会很难搞吗?唉,你就注定不会有对象了,你去和你的大爷们过吧王老,是一名传统武术(豁达大度)大师,朔风诀的创始人,是雷霆武馆的驻馆客卿,因为资质受限,修为勉强到达筑基,但一手朔风拳打得出神入化,就算是和宋明义交手,也能在短暂时间里不落下风。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必须要保持冷静回答她。

  我等以死点亮未来周围的气氛蓦然就冷了下来,虽然众人不相信鬼魂之说,但依旧死死地盯着唐可可。

  为了我而和其他人起冲突这也太不值得了。

  白痴!别白白送命啊!而且!孟婆的计划哪一次失败过!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565.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178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18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2035.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13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370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730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e.aspx?5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