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gayspa tw,新手必看

  **** 肉欲父亲和女儿 同桌把JJ插我下面. 乱/伦小说全集  又是一年多雨的秋,寒蝉凄切,当年源上(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高二,天很冷,冰冷地雨滴悄悄地敲打着树上已是枯黄但又迟迟不愿垂落的每一片叶子,他在满屋潮湿的空气中翻找着散发着霉味地衣服,这是一间八十年代末的老屋,与源同岁,父亲说这是他一手操建的。

  每每秋雨降至,屋内潮湿泥泞,自从母亲去世后,这个单调的空间里充满的太多的惆怅和疏离。

  当意识悄悄渗透在这光怪陆离的空气中时,耳边突然想起父亲声色俱厉的催促,源慌忙把最后一件秋装塞进书包,望着杂乱无章的衣橱,一滴雨水顺风打在他的前额上,也就在这时,源的幻想便飞起来,他看见,人一程又一程地前进,而这片热土,永远地站在这里,用这冰冷的雨滴,把过去的脚步和未来联系起来……  海棠依旧,绿肥红瘦。

  即使是在夜色朦胧淫雨霏霏的晚上,昏黄的路灯散发出来的光芒也会把路边夏末秋初的灌木丛渲染得像初抽乍嫩的春绿,郁郁葱葱,却又朴素迷离。

  叶子上面晶莹透亮的雨珠折射出来的光线在雨中闪烁着,雨像线,看灯光,像隔着一个模糊的屏障,一滴滴,一丝丝,细风吹来,打在脑门上,冷号淅淅……屏障中或许闪烁着一个人,,也许源越是回忆往昔,意识却越模糊,几年的时光年已足以使一切都变得漫漶不清或难以想象了。

  但他依稀记得当时的景象,白日熙攘喧嚣的路口,晚霞在燃烧,一座城,一个人,一场梦,感若无比。

    以一个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的日子毫无幸福可言。

  老朋友来看我,她坐在我家历史悠久的沙发上,光鲜的衣着,明媚的神情,我的陋室立刻蓬荜生辉。

  她环顾左右说,都什么年代了,这也太不像个家了。

    我想也是的。

  屋子小得可怜,地上转个圈,可能就会带倒几把无辜的椅子;电视是结婚时买的,不知道哪个零件罢工了,已经“黑白”了好长时间;电脑是六年前的,样子丑、配置低,不过凑合还能用;手机就更别提了,四年没有换过,用儿子的话说,扔大街上都没人捡。

  一切都很旧,包括我自己。

     闲闲地聊了一会儿。

  老朋友离开的时候,怜惜地丢下一句话:搞不懂你,幸福感居然还那么强!我只笑笑。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朋友走了,我扫视一眼熟悉的小屋。

  的确太寒酸了!墙上没有结婚照,更没有值钱的艺术品,只有做了一辈子教书匠的二祖父送我的一幅墨宝:书山有路勤为径。

  屋里最多的也是书,我的书、儿子的书,随手都能抓到。

  那些书会让我的心平和安静。

    老公不是读书人,但这并不代表他肤浅,社会这本大书教给他很多东西。

  他待人宽厚,善良真诚。

  到目前为止,他离众人眼里的成功还很遥远,但他一直很努力。

  他懂得我所有的欣赏、鼓励和期待,并为了一个目标而前进。

  他了解我,知道我性格懦弱,受了气只会回家抹眼泪,远不适合在职场厮杀,所以,他愿意养着我,并以此为荣。

    我亦清楚他的喜好,他爱喝我熬的小米粥,爱吃我做的手擀面。

  不管多晚回来,我都会很快为他端上一碗。

  每次吃完,他总会摸着肚子满足地说,舒服啊!我知道他应酬多,睡眠不好,偏偏人又懒,洗脚水是必得亲自为他送上的。

  他的臭鞋臭袜总是到处乱扔,我佯装发脾气的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地回应道:不过是给你找一个骂人的理由嘛,不然,你一定得闷坏了。

    他说过,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爱好,空虚无聊的日子最难熬。

  于是,我捡起文字。

  我写什么,他几乎从来不看,也很少夸奖我,只是每当我沾沾自喜地炫耀那点成绩时,他总是盲目地坚信:你可以做得更好。

  我只好给自己上上发条,为了那个“更好”。

    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儿子,他11岁了,开朗健康。

  他身上没有名牌,我也很少带他下馆子,我愿意在厨房花上一上午为他蒸包子、做饺子,愿意带一本书守在炉火前为他炖两小时牛肉。

  如今儿子已发表了几篇习作,一个长篇正在进行中,诗歌处女作刚刚收到杂志社确定刊用的消息,这让我很欣慰。

  

我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不断刺激她柔嫩诱人的秘处,在我大力的开垦下,她的秘处开始一阵蠕动,花心里的嫩肉不断的夹紧马老二。

  我用力进攻着,儿媳的下体有着非常强烈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胸前的山峰随着我的动作不断在空气里滑过一道道划线。

  看得我几乎都要眼花缭乱的,爽感如潮水一般,朝我不断的涌来。

  被我这一顿狂轰滥炸之下,她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秘处不断的收缩着,张开嘴:“哦,我要来了……骚宝宝要高朝了……再快点……不要停啊……”娇吟声几乎都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哀求,看来儿子平日也没怎么能满足她。

  “来了……宝宝来了……”她长长的一声吟叫,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秘处也跟着紧紧收缩起来,夹得马老二一阵说不出来的舒爽。

  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这么一个极品尤物既然嫁到我们家来,儿子不能完成的事情,我就来帮儿子!这疯狂的念头让我更加的兴奋,我伸出双手抓住她雪白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马老二连续进攻,汁液不断被粗大的马老二从秘处里挤压出来,沿着那娇嫩的缝隙里流到床上。

  不过我依旧没有感觉,常年没有碰到女人的马老二就像是孙悟空的金箍棒,还在保持着它健硕的状态。

  我大力的开垦着儿媳的秘处,想要把儿子没有做好的工作给竭尽全力的完成。

  尽管儿媳现在已经全身软绵绵的,但好像还有力量回应我的攻击,翘臀挺高,迎合着我的攻击而扭动着。

  “完了……爽死了……骚母狗爽死了……”在马老二如打桩机般的进攻下,她发出也不知道是哭泣还是喜悦的声音,小腹再次收缩,包围着马老二,用力向里吸引。

  “我不行了……要死了……你干死我了……爽死了……”我一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揉着她的山峰,马老二早已一片泥泞的秘处里,是越干越勇,越插越猛,用足了气力,拼命的进攻,粗大的枪头像雨打芭蕉一般,打击在她的花心上。

  那种久违的喷射感终于来临,我再也控制不住,阀门一开,开始猛烈喷射。

  当滚烫的子弹一喷进去,那敏感的花心深处又来了感觉,一股同样炙热的汁液再次从儿媳的花心里喷射出来,浇在枪头上,让我忍不住浑身一颤。

  发射完,我并没有急着把马老二退出来,依旧恋恋不舍的趴在儿媳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

  我生怕这是一场梦,想要多存留一点回忆。

  原本只属于儿子的女人此时正软绵绵瘫痪在我的身下,全身上下布满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眼睛由始至终都没有睁开过。

  大概她也以为是梦吧。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就好像是我会跑(完美暗恋)了一样,脑袋就这样仰卧的我胸口上,下半身依旧和我的下半身紧紧贴在一起。

  我也伸出一手紧紧的抱着她滚烫的娇躯,一手缓缓的轻抚她光滑的玉背。

  没一会儿,我就听到儿媳传来平缓的呼吸声,显然是又睡着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我一时有些纠结起来,刚才的确是爽到了灵魂都要飞起,可是现在我却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现在把儿媳叫醒的话,那我们刚才做的事情都全部都暴露出来。

  我搂着儿媳的娇躯,久久也没有睡着,等天边露出鱼肚白时,我就急忙起来,穿着衣服拿上手机就出去跑步。

  一直磨磨蹭蹭的到了天色大亮,不过临回来时,我却有些犹豫。

  万一儿媳醒来发现她是在我的房间里那可怎么办就在我纠结再三时,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儿媳打来的电话,我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难道是儿媳发现了昨晚的事情现在怎么办我突然发现我的脑袋一时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到铃声响起的第二遍,我把心一狠,死就死!我狠下心来把电话接了进来,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难道是要坦白昨晚的事情不过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儿媳那熟悉的温柔的声音:“爸,你又出去跑步了吗”我一下子愣住了,她居然没有怪我还是说她……见到我不说话,苏琦又轻轻喊了一声:“爸……”“哎,我出来跑步了。

  ”我急忙深吸两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没事,就是你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早餐回来”儿媳苏琦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不对劲,依旧还是平常里和我说话的那种语气:“家里没什么吃的了。

  ”“哦哦,我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带些回去。

  ”我急忙应了一声。

  心里却始终没有弄懂儿媳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轻柔的道:“那爸你早点回来吧。

  ”挂断电话后,我再次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照理说,儿媳早上醒来发现不是在她的房间,应该也会想起什么的,可是现在却好像没事的人一样。

  想了一会儿,也没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来还是回去一趟就知道了,我买了些早餐,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到了门口后,我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不用再脱了,就这样子就行。

  ”孙萌萌还想要将自己的内.衣脱下来,杨修赶紧弄制止了起来,因为现在孙萌萌的状况有些严重,也不能耽误,杨修现在完全就没有心思占孙萌萌的便宜,他让孙萌萌趴在床上,在她纤细的腰上插上了一组穴位,孙萌萌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音,这声音还是让杨修有了些激动的感觉。

  这孙老师叫声真好听,在床上做运动的叫声,一定更加好听,杨修心里估摸了一句,心里更加对孙萌萌有了些想法。

  “好了,我现在就带你去卫生所,给你洗胃,被衣服穿好。

  ”杨修收好了银针,等孙萌萌穿好了衣服后,将自己的后背贴了上去,孙萌萌也明白杨修是什么意思,有点害羞的说道;“这样子,这样子不好吧?我自己可以走。

  ”“上来吧,没事,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个什么劲儿。

  ”杨修装模作样的数落了孙萌萌一番,也不管孙萌萌答不答应,拉着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背着他就往学校的门口的方向走去。

  到了学校门口,卫生所的车子就停在那里,杨修将孙萌萌送到了车上,正好看到了边上的所长,走到了他的跟前,跟着他说了起来道;“这不是一起简单的食物中毒,应该是有人蓄谋投的毒,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投毒。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应该报警,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即使是知道是有人投毒,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什么用。

  ”所长在边上,跟着杨修解释了起来。

  孙萌萌中毒这件事情,杨修能感觉到,就是有人要诬陷自己,因为孙萌萌的病是杨修负责的,村里人都知道,这次投毒肯定是想要诬陷杨修,只要孙萌萌生病了,大家肯定会怀疑,是杨修没有给孙萌萌治好病,她们就有把柄说杨修是个半吊子的郎中,到时候,在村里杨修那是彻底混不下去了,所以无论如何,杨修都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杨修心(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里有了怀疑的对象,那就是村长,因为杨修把他儿子的手弄脱臼了,所以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来报复自己,想要拆了杨修的招牌。

  “证据,应该有的,你等等,我问孙老师几句。

  ”杨修想到了问题所在,就上了车,跟着孙萌萌就问了起来道。

  “你跟同学吃的东西是什么?”“学校的师傅,知道我生病了,特意给我做了一道红烧鲤鱼,我一个人吃不完,就分给同学们吃了,也正因为这样,害得那些同学跟我受苦了,我对不起那些学生。

  ”孙萌萌有些自责。

  “没事,去卫生所洗一下胃就好了,你跟所长去卫生所,等一下,我在过去,给你好好看看。

  ”杨修跟着孙萌萌说了一句,然后,就往学校的食堂跑了过去。

  进到了食堂,杨修就问厨房的师傅,今天孙萌萌吃的菜还有没有剩下的,那个师傅,从饭桌上,端出来了两盘菜,一盘是青菜,另外一盘正如孙萌萌说的——红烧鲤鱼。

  杨修看了看那盘红烧鲤鱼,上面只剩下一个骨架,但是边上还是有些配菜在上面,杨修看到了边上还有一小段葱,和一些番茄汁,但是汤底下,杨修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青菜的残渣,杨修用手指沾了点汤底,自己尝了一下,尝到了那汤底里面,有一股甘草味。

  “这红烧鱼里面,你放了甘草进去?”杨修看向了那个厨师,跟着他问了起来道。

  “甘草?没有啊,我只放了番茄和葱进去,甘草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厨师表示自己冤枉,跟着杨修问了起来。

  “甘草是中草药,他跟鲤鱼一起吃,会引起中毒。

  ”看这个厨师的模样,杨修也知道不可能是他投的,就跟着他问道;“你做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人进来,或者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出入厨房。

  ”那个厨师仔细的想了想,跟着杨修回答道;“有啊,有一个小伙子来过厨房,他说他是学校之前的厨师,现在回来拿点东西,我那会儿有点忙,就让那小伙子帮我看了一下火。

  ”“之前的厨师?”“对啊,他是这样跟我说的。

  ”那师傅很肯定的,跟着杨修回答着。

  听到了这个,杨修心里有了答案,之前的厨师,杨修知道的,也就只有村长的侄子——大强,他就是学校之前的厨师,只是不知道后来因为为什么事情,被校长撵走了,现在杨修基本上可以确定呢,就是大强干的。

  “好,帮我找个袋子,我要把这个带走,这个是证据。

  ”那个师傅听了,也很配合样修,现在学校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要是追究起来了,他也脱不了关系,现在听到杨修说,这件事情可能是其他人做的,这让他心里,有了些小小的安慰。

  杨修带着那红烧鱼,来到了卫生所,将那盘菜放在了所长的面前,跟着所长说道;“所长,刚才你说,没有证据报警也没有用,但是我现在告诉你,证据我找到了,我还知道是谁做的,现在可以报警了吧?”“那你说说,这件事情谁做的?”所长在边上,整理着资料,冲着杨修问了起来。

  “还能有谁,村长的侄子,刘大强啊。

  ”杨修脱口而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所长讲了起来。

  很简单,村长的侄子,也就是刘大强,是之前学校的厨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被校长辞退了,刘大强怀恨在心,就想要趁机报复一下,所以才会在菜里面投毒,杨修觉得这个刘大强,想得还真周全,这样做不但报复了学校,更是报复了自己,杨修能想到的,就是村长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是暗中唆使溜达啥那么做,都有可能。

  “所长,报警吧,这种人太可恶,太阴险歹毒了,这次他只是放甘草,下一次说不定就会放老鼠药了。

  ”杨修催促着所长报警,一是为了给村长她们一家,来一个下马威,而是给孙萌萌讨回一个公道。

  “所长,这件事情,与我们卫生所无关,而且单凭这一己之词,也不能判断这是人家大强投的毒,很有可能是那厨师,不了解那些菜跟那些菜,吃了会引起中毒呢?”边上的医生杨智,插话道。

  这个杨智,杨修见过几次面,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杨智是刘大强的同班同学,而且两个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你是什么意思,现在证据确凿,再说了,那个大叔是个厨师,老师们没有特殊要求,不会往里面放中草药。

  ”杨修在边上,跟着那个杨智就反驳了起来道。

  “即使是这样,那也顶多是食物中毒,哪里构成了投毒?”杨智明显是着急了,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呵呵,大强无缘无故往人家的菜里,加入了甘草,现在孙老师和那些学生,都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了,还构不成投毒?”杨修也是气啊,跟着杨智就争论了起来。

  本来杨修还好奇,到底是谁教会大强,往孙萌萌的菜里加入甘草,会使人中毒,现在看到杨智这个情况,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加上他跟刘大强的关系,杨修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是杨智告诉刘大强甘草能致人中毒。

  “好了好了,你们停一下。

  ”所长在边上打断了她们的话语。

  杨修懒得跟他们继续说下去,愤然离开了原地,看到了边上的周玉,跟着她就问了起来;“孙老师呢?她在哪?”“孙老师刚刚洗完胃,现在正在休息室休息呢。

  ”周玉看到杨修气呼呼的模样,有些好奇,跟着他就问了起来道;“修哥,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一个狗腿子。

  ”杨修说这话,然后,拿出了手机,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就跟周玉问道;“你手机呢?给我用一下,我报个警。

  ”周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杨修生气的模样,也不敢多问,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了杨修。

  杨修拿着周玉的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但是打了两三个,怎么也打不通仔细一看,发现那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周玉有些不好意思的,跟着杨修解释道;“这是外地卡,我一直没有时间换。

  ”“算了,我还是找其他人借吧。

  ”杨修又打了几次,都没有打得通,只好将手机,还给了周玉,然后,径直的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孙萌萌看到杨修进来了,就要起身,杨修急忙走了过来,跟着她说道;“你别动,好好躺着。

  ”“谢谢你,杨医生,你又一次帮了我。

  ”孙萌萌跟着杨修道谢了起来。

  “你没事就好。

  ”杨修谦虚了一句,然后,跟着孙萌萌说起了,她中毒的原因,还将调查到的结果,跟孙萌萌说了起来。

  “你是打算报警吗?”孙萌萌明白了过来,跟着杨修问了起来道。

  “当然了,像这种阴险的人,就应该进劳.改所,劳.改个十年半载的。

  ”杨修在边上,愤愤不平了起来。

  “修哥,村长找你。

  ”周玉走了进来,喊着杨修。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过来,好好帮你缓解一下。

  ”杨修跟孙萌萌说了一句,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到了卫生所的门口,看到了村长正站在那里。

  “小杨,你没有报警吧?”村长看到杨修第一句话,就问了那么一句。

  “你来得很及时,我刚想报警,就被你叫出来了。

  ”“小杨,大强他也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他就是心里气不过,你别报警了好吧,就当做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你看怎么样?”村长怕杨修不答应,急忙跟着他说道;“你不是想要进卫生所吗?我明天就让阿尚给你弄行医资格证,有了行医资格证,你就可以进卫生所,你别报警行不?”杨修了村长的为人,就是个出尔反尔的货,上一次说给孙萌萌看病,他就给杨修弄个行医资格证,但是一直迟迟都没有见他实事求是的去办,而且现在他的侄子大强,更是投毒给孙萌萌的,不管怎么说,都不能就这样算了。

  而且,杨修有些忌惮刘大强,听说他在外面认识有做很生意的人,现在杨修跟村长家,基本上闹翻了,所以现在对于杨修来说,刘大强就是一个祸害,现在只是想要陷害自己,到时候,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对付自己,所以绝对不能跟村长妥协。

  “你说的话,就跟你放的屁的一样,表须臾无,再说了,你侄子干那么缺德的事情,不给他长点教训,不知道下次会不买耗子药来毒人,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杨修一口就拒绝了起来,村长听到了杨修的话语,气的浑身抖擞。

  “杨修,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报警,我让你这辈子都进不了卫生所,我还会让你在这个村子混不下去。

  ”村长气急败坏的,跟着杨修就吼了起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282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402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247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662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506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188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261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d.aspx?76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