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how hàng,新手必看

不一会儿,我就释放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白姨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我说赵晓曼,我让你做饭你做了吗?”“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对了,这里的骨头汤你要不来尝尝看?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赵晓曼朗声道。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匆忙拉上了裤子拉链。

  很快,白姨吹干头发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样子。

  “骨头汤(性插故事)啊?我尝尝!”白姨说着走到汤锅前,果然用勺子盛了点汤喝了一口。

  转头对赵晓曼说道:“没有问题呀,这骨头汤可是我买的上好的大骨头,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没问题就好呀,那你赶紧做饭,我已经洗好菜了,接下来的工作就靠你咯!”赵晓曼笑道,转身离去的刹那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帮你做饭吧!”我主动说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边看电视吧,我来做就好。

  ”白姨摇摇头说,并没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离开厨房去了客厅,这会赵晓曼在那里正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宫斗剧。

  感到无趣的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就要刷UC,这时赵晓曼却凑过来,低声说道:“小处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时候,我们还是在洗手间碰面。

  这次你要是再当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坏事跟你白姨说?”闻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来。

  昨晚没能和赵晓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觉得后悔极了。

  现在又来了一次机会,怎么着也要把握好,其实昨晚我是因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亲密的接触,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想到这里,我咧着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们吃过午饭。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着白姨午睡时和赵晓曼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可谁曾想,刚吃过饭经理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加班。

  经理姓赵,名叫赵方彬,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虽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为一个新入职没多久的员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车去上班。

  临走时候,赵晓曼脸上哀怨的表情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但这也没办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时赵晓曼还在,那样也许我们还可以趁着白姨睡着偷偷的做点事情。

  赵经理让我加班,就是让我整理公司的客户,大周末的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惫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准备要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听到女人的叫声,我立刻清醒过来,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女人?难道说……是有人在偷看小电影?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然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偷看小电影。

  等来到旁边的会议室门口,我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竟然是赵经理和办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欢!不一会儿,我就释放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白姨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我说赵晓曼,我让你做饭你做了吗?”“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对了,这里的骨头汤你要不来尝尝看?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赵晓曼朗声道。

  听到她的话,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匆忙拉上了裤子拉链。

  很快,白姨吹干头发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的眼神有些闪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样子。

  “骨头汤啊?我尝尝!”白姨说着走到汤锅前,果然用勺子盛了点汤喝了一口。

  转头对赵晓曼说道:“没有问题呀,这骨头汤可是我买的上好的大骨头,怎么可能会有问题呢!”“没问题就好呀,那你赶紧做饭,我已经洗好菜了,接下来的工作就靠你咯!”赵晓曼笑道,转身离去的刹那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帮你做饭吧!”我主动说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边看电视吧,我来做就好。

  ”白姨摇摇头说,并没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离开厨房去了客厅,这会赵晓曼在那里正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宫斗剧。

  感到无趣的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就要刷UC,这时赵晓曼却凑过来,低声说道:“小处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时候,我们还是在洗手间碰面。

  这次你要是再当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坏事跟你白姨说?”闻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来。

  昨晚没能和赵晓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觉得后悔极了。

  现在又来了一次机会,怎么着也要把握好,其实昨晚我是因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亲密的接触,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想到这里,我咧着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们吃过午饭。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着白姨午睡时和赵晓曼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

  可谁曾想,刚吃过饭经理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加班。

  经理姓赵,名叫赵方彬,也是我的顶头上司。

  虽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为一个新入职没多久的员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车去上班。

  临走时候,赵晓曼脸上哀怨的表情让我心里五味杂陈。

  但这也没办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时赵晓曼还在,那样也许我们还可以趁着白姨睡着偷偷的做点事情。

  赵经理让我加班,就是让我整理公司的客户,大周末的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惫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准备要起身收拾东西离开。

  可就在这时,不远处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听到女人的叫声,我立刻清醒过来,办公室里怎么会有女人?难道说……是有人在偷看小电影?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悄然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偷看小电影。

  等来到旁边的会议室门口,我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竟然是赵经理和办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欢!要说起来这林小美,虽然不是办公室里最漂亮的,但是身材却绝对是办公室里最好的!她一米七的个头,穿上高跟鞋甚至比很多男人都高了,修长的大腿永远都是包裹在黑色丝袜里面。

  颀长的身材让她显得格外出众,再加上清秀的五官,配上带着几分书卷气息的黑框眼镜,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完美身材的知性美女。

  平日里林小美看起来非常冷傲,不过没想到竟然也会做这种事情!“赵经理,快点!”林小美喊道,喘息的声音充满着诱惑。

  看着她那副模样,门口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说感情这林小美私底下竟然这么会玩?

说着自己跳起来,却把那女人不由分说摁在沙发上,而且嗤的一下撩起她的衣服,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啊,揉她!”呂小蒙有点蒙逼。

  根本不知道她是谁,这就要对她下手?但是白雪梅已经拉着他的手,摁在那女人的肚皮上。

  那女人大声叫唤:“我现在不疼,不要他揉!”白雪梅冷笑一声:“不疼也得揉,别动!”说着竟然是拿住呂小蒙的手,在女人的肚子上滑动起来,而且有意的呂小蒙的手往上拉,差不多都揉住那女人胸部两团东西的轮廓了。

  女人先还是挣扎,但却被白雪梅死死的摁住,不做到后来她倒是不挣扎了,身体也跟着柔软下来……从相貌看,这女人和白雪梅年龄不相上下,五官相貌虽然比白雪梅稍微逊色,但也算是个美人坯子,只是身体比白雪梅稍微丰盈一点。

  被白雪梅拿着手在她肚子上滑动,女人的身体就跟着动荡,像雪白的清波细浪一样荡漾。

  这女人的肌肤和白雪梅有一拼,也是细皮嫩肉的滑腻的很!揉了几下后,女人先来了感觉,而呂小蒙的感觉也跟着上来了。

  不过他不敢想对白雪梅那样放肆,毕竟还不知道她是谁呢!呂小蒙直是在她肚子上的几个穴位轻轻的揉捏,也就几下之后,女人开始嘤咛起来,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而且脸上渐渐现出两团红晕,鲜艳娇柔,把呂小蒙看的有点馋涎欲滴了。

  女人很快被揉的情绪高昂起来,不但哼咛而且身体也左右扭动,到后来忽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主动摁在自己的肚皮上,使劲的揉搓起来。

  而且忘乎所以的把自己的衣服再撩起的高一点,这样半个胸脯就露出来。

  呂小蒙的呼吸困难了,一团火在喉咙里滚来滚去,烧灼的很。

  到后来她竟然抓住呂小蒙的手,一下子塞进自己的内衣里。

  呂小蒙只觉得头皮一炸,但是手却再也缩不回去了。

  那女人的胸就像一块磁石,把他的手牢牢吸住,而他也忘乎所以了,左摇右晃的揉搓起来把个女人揉搓的嗷嗷叫,到后来竟然是一把抱住呂小蒙的脑袋,猛的噙住了他的嘴唇。

  这女人情绪上来,可是比白雪梅厉害!一旦咬住呂小蒙的嘴唇,就被她大力的啜吸起来!我草,你以为这是猪舌头呀!好在女人也不是理智全失,只是轻轻的咬住呂小蒙的舌头使劲往自己的喉咙眼吸溜,之后又把自己的一条丁香小舌伸到呂小蒙的嘴里,竭尽全力深入,把呂小蒙弄的都有点上不来气儿了。

  疯狂一阵子后女人好像突然惊醒,对呂小蒙喝一声:“揉呀,继续给我揉!”这时候她也不说自己肚子不疼,不需要揉了。

  女人肚皮上的穴位,呂小蒙是烂熟于心的,所谓有病治病,没病防病,如此而已。

  既然有这个机会,呂小蒙就不能轻易放过,于是也在她的几大穴位上轻摁重推,把女人弄得舒服的直哼哼。

  等到把手又落在她的子宫穴上时候,呂小蒙心想反正是反正了,何不趁此机会一撇桃花源的端倪呢?于是稍微使劲一点,把女人的那里摁了一个坑,顿时她那个地方,就一下子跳进呂小蒙的眼睛里。

  卧槽!一种特有的气味冲着呂小蒙的鼻子而来,把他熏的有点昏昏然,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神差鬼使的就要把手伸下去摸一把,却忽然听见白雪梅“嘿”的一声冷笑。

  呂小蒙倏然一惊,赶紧把手又缩回去。

  而这时候,他也明白了白雪梅的用意。

  她这是想把这个女人也拖下水,才好堵住她的嘴,让她到外面不敢瞎说!真是好手段,呂小蒙不得不对白雪梅刮目相看,觉得这女人真是聪明灵透至极!正在心里给白雪梅点赞呢,忽然腰里一阵疼,却是被白雪梅掐了一把,接着就听见她一声呵斥:“揉够了没有?”呂小蒙赶紧收手,而那女人却还意犹未尽的样子说:“姐,他都给你揉了多少时候,但是才给我揉了这么小一会儿你就吃醋了?”白雪梅指头在女人脑门敲了一下说:“吃你个头,但和你也不能尝到甜头无休不止呀!”女人笑了坐起来,把衣服整理好了,看着呂小蒙却问白雪梅:“他是谁?”白雪梅嘎嘎的笑:“不知道是谁,就让他揉你?”那女人哼了一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姐姐想法?嘿嘿!”白雪梅脸色一冷:“你嘿嘿个屁!要不要他再把你揉搓一回?”女人被呂小蒙揉搓的已经是香汗淋漓,骨头估计也都酥软,赶紧说一声:“不要了!”她要的不是这个,这个只能勾起她的那种火儿,但是不能最终解决问题的。

  到头来却还是难受。

  白雪梅这才正式介绍呂小蒙,说他是来支教的老师,暂时落脚在她屋里头。

  然后对呂小蒙介绍那女人,说那女人是自己的远房弟媳妇,叫个刘月红。

  呂小蒙脱口而出:“好名字!”说着看她一眼,刘月红竟然是羞红了脸,颇有深意的也和他对视一眼,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们继续玩,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风摆烟柳一样扭屁股就走,留下一阵香风。

  呂小蒙正陶醉呢,却是自己那儿突然被抓了一把,扭头一看,白雪梅正恨恨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白雪梅冷哼一声脱口一声:“吃着碗里扒着锅里!”话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不是承认呂小蒙和自己已经有那么回事吗?呂小蒙听了却是心脏一跳!这句话恨恨的从白雪梅嘴里吐出来,说明她心里已经有他了!而且,她明显是吃醋了呢!于是赶紧说一声:“(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姐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不信你剜出来我的心看看!”白雪梅脸颊绯红,也是心脏突突的跳,娇嗔的看他一眼说:“我才不爱管你!”看着呂小蒙端着下巴遐思千里的样子,又说一句:“是不是还在想刘月红?你是不是被勾了魂儿?”呂小蒙赶紧说:“没有,没有啊!我是在想她的名字,刘月红,好!”“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的?”呂小蒙说:“月月红,嘎嘎,好!”白雪梅骂一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呂小蒙嘿嘿的笑,白雪梅却问他一声:“喜欢吗?想不想和她来一腿?”呂小蒙当然是心里想的很了,但是可不敢实话实说,只能说:“一点都不想,就想和姐姐……嘿嘿!”“想死你!”白雪梅又娇嗔骂一声,然后对呂小蒙说,刘月红是自己本家兄弟的媳妇,也是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回,那方面饥渴的很,然后揶揄的对他说:“她浪得很呢!迫切需要雨露滋润,你要是心里痒痒,我给你们拉线,让你过把瘾。

  ”呂小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白雪梅继续说:“月红的屁股和胸前的两个东西,都比我大,抱着弄一回舒服的紧呢!”呂小蒙知道这是白雪梅在试探他,所以咬紧牙关强忍着说:“姐姐,你想把我往外推?”白雪梅一巴掌就拍在呂小蒙的脑袋上说:“再敢对我轻薄,我,我……”说着扭屁股到厨房去,一会儿之后对呂小蒙吆喝一声:“过来端菜!”呂小蒙心脏又是猛一蹦!这分明是媳妇喊叫自己男人的口气,一点也不外气了呀!于是赶紧喜滋滋的走到厨房,把白雪梅做好的几个小菜都端出来,放在桌子上,白雪梅也解掉围裙出来,和他坐在一起说一声:“吃吧!”呂小蒙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拣自己喜欢的菜往嘴里塞。

  他和白雪梅是坐的晚班车,半下午加上一个晚上,到清早到终点站,他好歹还在镇子上吃了一口,可是白雪梅好像没吃一口,但是看见他狼吞虎咽,白雪梅却不吃只管看他。

  呂小蒙嬉笑一声:“姐姐,我吃东西的样子是不是很可爱?”白雪梅骂一声:“可爱个狗屁!”但是却把一筷子才夹到他跟前的小碗里,说一声,“像个饿死鬼!咹,你要不要喝一口?”呂小蒙心里又是一喜:“还管喝酒?”白雪梅也不理他,扭屁股出去到柜子那边,拿出来一瓶白酒,呂小蒙一看,瓶子上连个标签也没有,不知道是什么酒?他也不问一句,反正不是毒药,抓起酒瓶子就给自己倒一杯,抿了一口后只咂嘴皮子。

  绵软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好酒呀好酒!不由得衔住杯子,一口把剩下的一大口酒灌进喉咙。

  白雪梅这才告诉他,这是她自己酿造的酒,杏湾村几乎家家都造酒,不过没有卖到外面去的,都是自己喝,然后对他说:“好喝你就多喝几杯。

  ”呂小蒙又喝一杯,然后对白雪梅说:“姐姐你也喝一口。

  ”白雪梅爽快的说一声:“好!”然后取了杯子斟满和呂小蒙碰了一下,说一声:“干!”竟然是一饮而尽!草,女中豪杰呀!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瓶酒竟然是很快见底。

  呂小蒙是有点酒量的,半瓶酒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看白雪梅,见她已经有点醉眼迷离,直愣愣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呂小蒙笑一声:“姐姐,我是不是有点貌比潘安?”说着就捂住自己脑袋,怕白雪梅的小巴掌再拍下来。

  但是白雪梅却没有,而是一声不吭的继续看,看的呂小蒙都有点发毛了,站起来对她说一声:“姐姐你喝醉了,我扶你休息一会儿去。

  ”白雪梅含混不清的说一声:“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

  ”呂小蒙也是吃惊不已,要知道白雪梅一杯都不比他少喝!他知道这是白雪梅已经处在极度兴奋中,当然是因为他而兴奋。

  别看她表面上凶巴巴的,但是她的眼睛出卖了她,呂小蒙知道白雪梅对他已经有点感情依靠了,这让他又是一阵莫名的兴奋。

  白雪梅说着身体一软就要倒,呂小蒙急忙把她抱住,走到里间屋把她放在床上,正要起身出来,却是被白雪梅伸手勾住了脖子。

  白雪梅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现在两只眸子上有许多小火苗在跳跃,渐渐连成一片,把让她的目光都带着灼热,烧的呂小蒙脸皮疼。

  但是这燃烧的双眸上,忽然起了一层雾气,渐渐凝结成两点晶莹的泪花,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这女人,好像心里有许多苦,弄的呂小蒙心里也一阵难受。

  呂小蒙赶紧伸手给她擦了一把,说声:“姐姐你怎么了?我又没有欺负你!”白雪梅依然不说话,却把嘴唇撮起来对着他。

  这个呂小蒙可是很明白的哦,她是要他亲她!呂小蒙当然不会拒绝,忙把脑袋低下来,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嘴唇,白雪梅早就把香舌等着迎接他了。

  交缠在一起,呂小蒙就竭尽全力的深入进去,而白雪梅也不阻挡他,让他肆无忌惮的冲撞她,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软成了一滩水。

  呂小蒙轻轻的压在她身上,问她一声:“姐姐,好吗?”白雪梅微微挣扎了一下,喃喃的说:“只许……不许得寸进尺!”这时候的白雪梅,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一张脸蛋娇艳欲滴,而那双眼睛里的悲伤已经收起,代之的是两汪春水涟漪荡漾,让呂小蒙真是爱极了!不由得就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先是摸住了她胸前的两个东西,瞅一眼白雪梅也没有抗拒,只是微微哆嗦了一下,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呂小蒙胆儿肥壮了,把手干脆伸到她的内衣里。

  白雪梅身体猛的一震!呂小蒙却也是浑身一麻,轻轻的晃动着揉搓起来。

  白雪梅哼咛一声,眸子上冒出来两团火,直直的瞪着呂小蒙。

  呂小蒙微笑一下,说一声:“姐姐,可以吗?”白雪梅没点头也没摇头,但呂小蒙却领会到她是默许了,于是轻轻的把她的胸衣挂钩解开,顿时白雪梅胸前的两团柔软,呼的一下跳出来。

  呂小蒙只觉得口水哗啦啦的从嗓子眼窜上来,都来不及吞咽,已经到了嘴边,赶紧用手捂住嘴,暗自猛吞回去。

  那两团东西实在是太诱惑了,让呂小蒙恍若梦中,浑身如被一股强大电流冲击,把脑子都冲击的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下意识的把脑袋低下去。

  白雪梅身体一阵阵发抖,反手一下子把他紧紧抱住,张着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呼吸,像条搁浅在沙滩上的鱼。

  好好的把玩一会儿后,呂小蒙悄然把手往下,顺着她平坦如锦的小腹滑下去……白雪梅的身体像一条鱼儿一样挣扎翻滚,但却始终不松开抱住呂小蒙的手。

  挣扎是假,却是那种海浪一样的冲击,把她一次又一次的抛起来,让她感觉不到自己,却眼睛看见自己在空中尽情的欢舞!等到呂小蒙趁她心荡神驰魂儿飘飘时候,轻手轻脚把她的裙子拽下来,白雪梅忽然清醒,一下子把呂小蒙从自己的身体上推下来。

  

“二蛋,不用了。

  ”赵前进赶紧拒绝了,他知道用水泵要花钱,而且他家的地还比较多。

  虽然赵前进是村长有点工资,但是他是个仔细人,不愿意花钱。

  “前进叔,你家这么多地,要是全靠人力挑水浇,那得多长时间啊,这大热天的,地里的庄稼可不等人啊。

  用我这水泵浇地,也就半个小时的事。

  ”“那你这水泵多少钱一小时啊?”李二蛋说道没错。

  庄稼不等人。

  看着已经有些打蔫的麦子,赵前进有点心动了,于是询问道。

  “啥钱不钱的,只要前进叔一句话的事,我一会儿就帮你把地浇了。

  ”李二蛋拍着胸脯道。

  见赵前进还想说什么,李二蛋赶紧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前进叔,你跟我就别客气了,这次的补助款还是你让吴会计发给我的,我怎么能要你钱呢?”一听李二蛋的话,赵前进心里挺高兴,香草村的人谁不知道这李二蛋整天的游手好闲,不过这小子今天的表现,倒是让赵前进心里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二蛋,那就谢谢你了。

  有时间去我那坐坐,咱爷俩喝两杯。

  ”李二蛋也赶紧答应,心里都乐开了花,去赵前进家吃饭,不就可以和赵婷婷一桌吃饭了吗?客气了一下,李二蛋就开始帮赵前进家的地里浇水,而赵前进去给地里除草了。

  等到李二蛋把地都快浇完的时候,一抬头,刚好远处出现了一道靓丽婀娜的身影。

  是赵婷婷骑着一个女式自行车向这边过来了。

  一看到赵婷婷,李二蛋心里是又高兴,又有点害怕。

  上次他在赵婷婷家占她便宜的事李二蛋可没忘。

  一会儿赵婷婷要是把那件事在大家面前一抖楼,那可就糟了。

  赵前进作为村长,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给一个臭流氓的。

  “婷婷,来找前进叔啊?”李二蛋虽然心里忐忑,但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但让李二蛋意外的是,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像没看见李二蛋似的,从李二蛋身边走了过去。

  直接把李二蛋当成了空气。

  弄的李二蛋尴尬的够呛。

  “闺女,你咋来了?”赵前进赶紧放下手里的锄头说道。

  “爹,我娘说浇地太累了,怕你渴让我给你送水壶来了。

  ”说着,赵婷婷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赵前进,然后拿着毛巾给赵前进擦额头上的汗。

  虽然赵婷婷一直没搭理李二蛋,但是她也并没有跟赵前进说起那件事,这倒让李二蛋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被李二蛋占了便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赵婷婷也不想弄的全村人都知道。

  所以就没说。

  “闺女,刚才人家二蛋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家,你们咋说也是同学,这样多不好。

  ”李二蛋刚才帮着赵前进浇地,又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赵前进的心里觉得欠着李二蛋的人情。

  看见赵前进向着自己说话,李二蛋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前进叔,这事也不怪婷婷,她肯定是着急给你送水,没顾上和我说话。

  是吧婷婷?”李二蛋讨好的对着赵婷婷笑了笑说道。

  可是赵婷婷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不是爹说你,你看看人家二蛋多懂事,还替你说话呢!你还不给人家赔个不是?”赵前进继续说道。

  “爹……你怎么总帮着别人说话?”赵婷婷显然有点不情愿,赌气的一甩手扭过身去。

  却刚好看到了李二蛋那张笑嘻嘻欠揍的脸。

  想起之前的事来,赵婷婷狠狠的瞪了李二蛋一眼,娇俏的小脸上气的红一阵白一阵的。

  “赵婷婷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不过等我把她娶过了门……嘿嘿!”李二蛋在心里嘀咕道。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啊啊……)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714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545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5441.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104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447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6198.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1841.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top/twc.aspx?1702.html